为什么要去设计我们的语言?

在人的世界里,爱与情感是内核,这是人最本质的需求,而其他基本都是载体和呈现手法,表达方式和途径。像电视剧、音乐、电影、文章、建筑等等,只要是有品质都是带有感情、带着爱而生的。而为什么说好,就是他们的呈现手法抓住了大众认知思维过程。比如《都挺好》,确实打动人的电视剧,因为它以故事呈现手法说普通老百姓能理解却说不出的感受、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点点滴滴。这部电视剧其实苏家每个人与原生家庭和解的过程。

这个过程就好比小的时候,我在田野里给田里水稻放水,免得它们被干死。而我要把水引导田里,就得顺着沟渠的样子、形状引过去,我不能逆着去弄,也不能沟是往左,我非得往右去引水,这是违背规律的。

这个过程也好比,小时候学切肉,奶奶教我一定要顺着肉的纤维文理去切,不能横着切,那样不好切。

沟渠的形状、肉的文理,就好比的人大脑的神经回路,就好比人的思维方式,理解力。所以,我们做心理学工作更要化无形的心理学为有形,以老百姓能理解的方式做好心理学产品的顶层设计,而这一切需要的一个最基本的工具就是语言,语言是内心力量的统帅,我们怎么去设计自己的语言,怎么顺着百姓的理解力,将心理生活普及出去是我们大家需要研究的课题。

在此,给大家分享《FLES顶层语言设计·心理讲师高级研修班》,专门带着我们去研习我们语言表达方式。这也是我为坚持去推广这个课,因为我觉得有意义,可以解决一些当下心理学的窘境。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