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

敬笃

我对世界保持敬畏之心,那日夜操劳的灵魂,守卫着家园。

陌生人,到达陌生的地方,有无数接近他者的方式。

指间缝隙,流淌的细沙,是一段逃亡的记忆,烦闷的河滩,用黄土阻隔清澈。

万物凭栏,绝无仅有的沉默,是凝望天堂的最好路径,衍生的美好,皆源自距离的美感。

我渴望看到另一个自己,一个陌生的自己。

不熟悉的空间,被角色定位的我们,无法分辨彼与此,你即我,我即你。

倒映的杨柳,悉数掉落的树叶,像上弦月的清冷一样,折合在时间的错觉之外。

我是一只孤独地毛虫,爬满每一片陌生的叶片,每一篇陌生的文字。

我们距离越来越远,陌生感,会像传染病一般,渗入骨骼。

2018.11.9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