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了,我的家

我在小区门口的路灯下等孩子。他的学校今天放假,他说坐中午的车回来。

19点30分,车到达,跟我判断的时间一分不差。

他从车上下来,对我笑了笑,跟小时候一样,欢喜中带着害羞的模样。

我喜欢看他笑,也喜欢他的笑容,真诚,干净。

谢谢了,我的家_第1张图片

他从车上把行李拿下来,动作越发像那个人,尤其是用力的时候习惯微曲的手臂。

我提行李袋,他拉着行李箱。他在前面,我在后面。

路灯有些昏黄。

我问:“累吗?”

他说:“不会啊。”

跟以前一样,他还是非常懂得体恤别人。

记得好多年前,有一次他坐我的车,出小区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门禁出了点问题,我心里着急,说了保安几句。等车驶出去好久,他在后面小声地说:“为什么要发脾气?”

我说:“怎么啦?”

他说:“发脾气不好。别人听了也会难受的。”

除了不愿意看见争端的群体心理,他还会想到别人的感受。

听了他的话,当时我心里是有些愧意的……

又想到很多时候我们讨论问题,每次我对人和事持批评的态度时,他总会提醒我要从他人的角度去看问题,习惯的说话方式是:“或许……或许……”

我想,他是善良的孩子。

谢谢了,我的家_第2张图片

在电梯里。

我问:“宿舍里今天有几个人离校回家?”

我怕他宅家。

“有两三个。” 他说话时抬头看着电梯变换的楼号。

缓缓的语气跟那人的相像已经是十拿九稳。

我看着他的侧面,因为长途奔波,脸颊和两腮的胡须显得有点拉碴。我是山羊胡子,他的遗传跟我不一样。他那终将长成络腮款的胡子,确是从他祖父那里隔代传来的。

遗传的力量真的很强大,这小子更像他的祖父。

我不禁联想到他现在学习的专业,也是当初他自己的选择,竟然跟他的祖父一生从事的职业一模一样。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

或者说,生命的轮回?

谢谢了,我的家_第3张图片

如果是这样,我很庆幸。

他的祖父,我的父亲,忠厚善良,一生勤俭持家,不仅拉扯我们兄妹五人长大,也尽力扶持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

我清楚记得,2015年他去世,盖棺定论的时候,我心里想:这辈子我是达不到他这样的高度了。

他教给了我们勤劳、朴素、正直的品质。

我庆幸,是因为我的原生家庭给了我很多优秀的品质,而这些品质最终也会留给我的孩子。

这是除了遗传以外最重要的东西。

我们的一生中会有两个家。一个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家,有爸爸妈妈,也许还有兄弟姐妹。另一个是我们长大以后,自己结婚成家的那个家,我们把第一个家叫做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是每个人生命最初、也是最重要的关系。除了优秀的品质,原生家庭带来的创伤和问题,如果我们没有进行自行疗愈和消除,都会复制和传承到孩子身上。

不管好坏,我的原生家庭对他的影响,其它的我不敢说,就现在而言,宽容和善良是有的。

谢谢了,我的家_第4张图片

讲到这里我想起一个故事,题目叫《最贵的笨蛋》,原谅我懒得概括,原文如下:

——阿瓜是个弱智的小孩。

在三年级(1)班里,他的成绩是倒数第一。同学们常取笑他,说头大不中用。每天放学后值日生搞卫生,他都会主动地留下来帮忙倒垃圾。更绝的是,白天上课,每隔两节课,他就会条件反射似地把垃圾桶拿到洗手台前认真刷洗。原先最脏臭的角落,因为阿瓜的负责变成了教室内最醒目的净土。

他总是微笑着,并纯真地看别人以怪异复杂的眼光看自己。

有一次,老师出了一个脑筋急转弯的问题:世界上最贵的蛋是什么蛋?

有人说是金蛋,有人说是原子“弹”,有人说是脸蛋,这时,阿瓜也举手发言,高兴地说:“是笨蛋,因为大家都叫我笨蛋!”

同学们笑了,老师却没有笑,她走过去轻拍阿瓜的脑瓜说:“是的,你最贵!” 阿瓜的母亲每天放学后都会骑摩托车到校门口接他。一个冬天下雨的傍晚,在回家的路上,阿瓜看见一位踽踽独行的同学,他知道该同学的家离学校较远,便央求妈妈顺道载同学回家,可惜因机车后座装了个铁篮子,无法再多载另一个人而作罢。

回家后,妈妈忙着在厨房做饭,却隐隐约约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出门一看,原来是阿瓜正满头大汗用老虎钳子在拆掉铁篮子……

妈妈深深地叹了口气但眼里却涌出了泪花。多么笨的孩子啊,又是多么善良的宝贝!因为笨才善良,还是因为善良,才显得笨?——

谢谢了,我的家_第5张图片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要表达的就是—善良是人的最宝贵的品质。

罗曼·罗兰曾经说过:除了善良,我不承认世上还有其他高人一等的标志。

感谢我的家,给了我包括善良在内的这么多宝贵的品质,并最终会传给我的孩子。

最后,如果可以给孩子更多好的传承,我想到的不是聪明或财富,而是坚韧的品质,如他祖父般能用一生去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

谢谢了,我的家_第6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