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树

        平原地带的公路平坦通直,一边栽种百十米林带,自然是赏心悦目。路在林中穿,车在绿中行,诗意十足,画卷一般。难怪人们把在公路、铁路等两侧的植树称为廊道绿化了。

      春光正好。县里下达我乡廊道绿化任务800亩。

        廊道绿化免不了要占用农田,为了减少阻力,县里结合国家农户造林项目可以补助的政策,也算是一种不错的决策。不过结合起实际来,矛盾也不少。基本农田是不允许挪做他用的,种树是触碰耕地红线的行为。如果有哪一块是基本农田,你说栽还是不栽?不栽,断档不好看效果出不来,栽了,属违法。挺难的。

        想起了一件有味的事。

        有个地方去年在过境铁路两侧绿化,形势超大,一侧规划了好几百米,占农户的地是通过付地租来解决的,花费有一个多亿。那树栽的,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条线;乔灌花草结合,立体种植,常绿与彩色树种搭配,档次那叫一个高。省里市里领导看了都说好,市里还专门在这里召开了现场会,号召全市学习。兄弟县市慕名而来,大大小小观摩团来了一波又一波,出尽了风头。年终,绿化先进自然也颁给了这个地方的林业部门。

    这天,夜空清爽爽纯净的像一块蓝布。会议室窗外,城郊方向突然响起几声清脆的闪光雷,眨眼功夫很快就归于寂静了。

  这时,这个县的政府常务会议正在召开。县长黑着脸听着林业部门汇报。当初是想借助国储林项目来提升廊道绿化档次的,不过由于国储林有自身的很多要求,在树种的选择上就出现了偏差,结果很多地段栽种的常绿树木不能够纳入项目,不能享受到项目资金,有七千万的资金缺口只有提交会议研究列入政府预算解决了。这对于一个“吃饭”财政的小县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县长也难。县长说刚才大家听到冲天炮的响声了吗?脆不脆?干工作荣誉重要,如果仅仅为了一个奖牌,我看还是不要选择这几千万的亏空为好吧。

    感觉这县长实在。

    通往我们乡政府的县乡道属于山路,两边栽种树木不易成活,年年栽树,存活的廖廖无几。作为继任乡里的负责人,我很想改变这种现状。今年植树,我决心不种则罢,要种就必须种好。

    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凡跟公家、跟集体挂钩的事,特别是要花钱的地方,是最容易发生问题了。说到底关键是机制、办法要想对。这次种树我原来是打算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承包出去的,市场询价保成活,每株需要一百元左右。费用虽然大,但程序合法,省心。

    分管这项工作的部门领导汇报时建议乡政府自己组织栽植,说同样的树苗,没有了中间环节,一项就便宜了15元。这个方法节省费用是一定的了。但最担心没有人操心,责任不到位,到头来效果不好。林业站站长说我们盯在工地,眼神里透着干事的热情。我仰脖喝完了一杯水,说好吧。既然选择了直接施工,那就把各个环节想周全了,工作做扎实了。再说,自己多盯着点,也不会有大问题。

    有几处石头地段,还有一段因道路多次改道留下的废弃水泥路面地段,根本不具备栽种树木的条件。我决策用气捶开挖,拉走碎石,客土回填。这个想法很大胆,林站站长过去没有这么想过干过。

    我每天有空就往工地跑,开始的时候,发现掘进的速度慢,这就意味着成本会加大。每次去,都会看到,掘进开挖的沟宽了窄了,深了浅了,总是不得要领。好开挖的地方,石头挖走了,土也挖走了,沟深得能埋住人。这沟还要回填土,土方量自然也就多了。心里恼火,会不会用脑子想想啊。操作挖掘机的师傅技术虽高,但有时候眼差不见,便会弄出些“误工”的事。大机械一小时费用几百,他才不管干了多久了,干久了挣得钱也多,他自己啥也不损失。每次去便耐心讲解,给施工的师傅讲,也给负责施工的部门同志讲。心碎碎的。

    周末心也不静,牵挂着这事。天气尚好,我就一晌午盯在施工现场,有人在就不一样,师傅干的好,我就不断夸师傅的技术,越夸,师傅领会我的意图也越快,进度明显加快了。

    去工地次数多了。施工的师傅就讨好。这次你们真是下劲,比我们自己家种植都下功夫。树肯定能栽好。我告诉他,这是良心活,大家都努力,你是这村的,树栽好咯,你肯定也高兴。师傅后来就告诉我很多自己的栽树心得,很明显心和我贴的近了。

    种树这事进展顺利着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