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死了》之主编不死

自工业化媒体开卖渠道,主编就面临艰难选择。在广告收入的影响中保持媒体独立性,这是工业化媒体最大的难题。主编在股东利益最大化和公众利益最大化之间遇到了职业困境。

我从这本中记录下来一些很值得思考的观点:

工业化媒体提供了一种关于事实的知识,即霍布斯鲍姆所谓“经过压缩”的思想。从某个角度看,主编看守的桥梁并没有消除信息不对称,而只是增强了信息不对称双方的沟通。有的国家,不透明的一方出资建桥,指派守桥人;有的市场,透明的一方筹资建桥,雇用守桥人。

媒体作为分配注意力资源的机制,并不总是效率最优的。就像金融业也会错配资金供给和需求,导致实体经济得不到有效支持。

忘了是在哪本书中看到过一个观点:你看到的世界是媒体想让你看到的世界。我们的世界很大程度上是媒介传达给我们的。这也意味着,媒介的管理在很大程度上还会影响我们对许多问题的看法,从这方面来说,媒介依旧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来对资源进行过滤和整合,而拥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主编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当第一次“免费”营销出现在工业化媒体的早期商业模式中(当时广告模式还没有成熟)。在基于付费模式的传统营销中,工业化媒体告诉用户,你是为所获取的信息付费,或者用媒体业习惯的概念说,是为内容付费。

第二次“免费”营销出现在互联网介入并重构信息联接的时候。如今的互联网用户面对的是“内容免费”营销:你买的是整个互联网的联接服务,内容免费。

内容的免费来源于媒介的升级,新旧更替,有一些东西产生就必然有东西被代替,只是这一次,被代替的成了主编,但我想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正如作者所说:“主编将褪去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转而成为一个业务者......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业余的。互联网让主编干干净净地做回业务的知识分子。他本来就是,后来,机器、生意和投资人改变了一切。”本质上被代替的不是主编,而是以主编为首的文化官僚体制,主编依旧在,文化和知识分子也依旧在。

那么主编死了吗?不是的,他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重生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