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儿时的期待

不知从何时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慨年味越来越小、过年越来越没兴致。

终究是那年味越来越淡了,还是我们越来越大了?

【开油锅、蒸年馍】

儿时的印象中,过了腊月便是年。当时就读于村头的小学,每逢年末寒假,大家都撒欢似的窜回家,期末成绩好的,手持奖状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家邀奖;发挥不好的回到家闪烁其词、含糊而过。

而后,就开始暗自期待过年......

第一波期待来自于腊月二十几,由于临近年关,各家各户都会集中蒸馒头、菜馍、花糕,以及炸丸子、炸鱼、蒸肉,老家通常称之为“开油锅”。

每逢开油锅的日子,都是小孩子们一饱口福的时刻;大人们忙着杀鸡炸鱼、煮肉蒸馍;小家伙们则上蹿下跳着,从这筐子里顺一把丸子,从那盆子里拿一块肉骨头,吃的不亦乐乎。抠搜了一年的大人们此刻也大方起来,看着孩子们油脂麻花的小手也都不以为意。

当然,炸鱼和酥肉是不能动的,那是为过年招待客人所用,大人们平常也舍不得吃,这类红线,在屁股挨过“血泪教训”后,小家伙们便自觉的不再触碰。

儿时的年味|儿时的期待_第1张图片
蒸菜馍(图片来自网络)

【穿新衣、戴新帽】

小时后,一年来只有在过年时才会有一身新装,买来后在大年初一展露新颜。有时表现好了或是大人们宽裕了,还会给加顶帽子——女孩子多是自己或年长的姐姐用毛线针织,男孩子大多去镇上买顶带帽檐和护耳的帽子。

初一,是孩子们一年中最老实的时候——不能弄脏新衣服,这是出门前被反复叮嘱的。所以,即使调皮的男孩也都有所收敛,除了放点“呼啦鞭”也很少再打闹。

儿时的年味|儿时的期待_第2张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穿巷弄、放鞭炮】

除夕晚,吃过年夜饭,小伙伴们便开始相约活动。

兜里各揣鞭炮是必有节目,通常会相互比较炫耀各自兜里“啦鞭”的数量、种类,多的会洋洋得意,少的嘴上也不会输,“我家里还有好多呢,兜太小都没带,明天都去我家看........”

印象比较深的另一物事,便是每年除夕夜,大家都会制作的小灯笼。每个人从家里找些漂亮的酒盒,侧壁开口,将蜡烛放进去,开口不宜太大,以防风将蜡烛吹灭。盒壁上会用细针扎孔,等蜡烛点燃,烛光从针孔中投射出来,盒体上便会映出相应的图案或字体。大多数会扎刻出“春”、“福”二字,偶有刻写自己名字的已算是别致。

儿时的年味|儿时的期待_第3张图片
自制灯笼、鞭炮(图片来自网络)

【结语】

年纪越大越怀念儿时的无忧时光,年味越淡越怀念当初的“期待”时刻。

时至今日,不管是年味变淡了、人情变冷了,还是我们不再年少了;那些记忆深处的画面始终会不时闪现,亦会继续陪伴我们在吐槽中度过今后的一年一年......


#羽西X 红蕴新生#

活动传送门:https://www.jianshu.com/p/ee05f7eff678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