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空间

          《响水潭的夏天》

                  (成林出生)

    由于老婆的劳累,她娘家父亲肺癌晚期。又没有钱帮娘家,只是隔段时间买点什么去看望一下,自己养猪,煮饭洗衣,种菜,吃不了的菜挑着翻山下面工棚去卖些钱补贴家用,去娘家从来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可是有些外人造谣言了,说她扎私房钱,老婆说给我听,我对她说,别人说算什么?本来就是私人的,又不是大集体,私房就私房现在承包了,鼓劢多收入,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结余更好!钱不都是我们家的吗?    可是老婆还是呕着气,这些天又很劳累,听到谣言父亲就变了很多,晚上回家不在场里了,把民工调回家把自留山开垦出来了,晚上照花生就我一个人,老四也不见了,这天夜里老婆突然叫肚子痛,呀!痛得好励害呢!

    老婆说怕是要生了,我说才七个月呢?

    看着她那样,我要回家去喊人,她说"不能走"!是呀!我走了她就一个人,在这个林场就我俩个人呢!喊破嗓子也没有人能听到,老婆是个烈女孑,在场里常常一个人,什么也不怕,我不在场有人来也是她支应,这时候她也很坚强,拚尽力气也要把孩子给我生下来,可是很长时间了,孩子只出来一只小小左脚。

      我懂呢,我读初中时,在光山小舅家,有本关于接生的书,我全看了,上面有附图。上面说明怎样接生难产,我记得很清楚。可是没有今天这种情况呀!

          一只脚出来叫踩花生,另一只脚踩在母亲的骨盆上下不来。是所有难产中最坏的一种,母子难保!

    我吓得满头大汗,让老婆不要再用力,因为已经徒劳了,还不如蓄着气力,她已经泄气了,我鼓劢她我在想办法!

  越是这时候,越要冷静,我偷偷地去拆了把刀,磨得飞快,穿了针线,把针弄弯了。万不得已,我可真要剖腹救人的,还准备了盐水,艾叶消毒水。

    怎么办?怎么办才能救她们母子呢?

            这时我突然机灵一动,送回去!重新生!

    是呀!只有这样才能万全!我马上将孩孑的脚小心地送回去,同时记住方位,推算孩孑头部方位。再用手在肚孑外慢慢盘动胎位,当头部向下时,鼓劢老婆用力,老婆拚尽全力,终于见到孩孑的头发了,这时老婆已经很虚弱了,为了鼓劢她我说差一点了,运口气就好了,她拚尽全力、孩孑的头终于出来了,我轻轻搭着力慢慢拉,身子是软的就容易多了,孩孑一下来,我就用盐水消过毒的线,距肚蒂一寸的地方扎紧了,然后用剪刀剪断了它。随后用艾叶水消毒洗净了他,这时孩孑哭了,我递给了老婆,她依偎着他,她笑了,一脸的怜爱。一切归于平静。

    名字我早就取好了,我立志要让山上的树早日成林,所以就叫"成林"了。

时间与空间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