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9

此时小舅的脸看着是那么的陌生。

周五顶着大太阳的我和我爸从家里出发到南阳菜市场送淀粉。天很热。到了菜市场后,经几分周折找到了我小舅,找小舅也没太重要的事情,主要是因为在南阳学习的这段时间每天中午为了省钱去我小舅家吃饭,所以既然到了小舅工作的地方,所以就去看看他。天很热,在2号棚我看到了我小舅,这时候我小舅在和身边上的闲谈,他看到了我,第一句就问,“放学了吃饭了没,走跟我去餐馆吃完面。”他忘记今天是周日不用上课。我说我吃过了。说明我们是来送淀粉后,他硬是想来帮我们把淀粉装车,天很热我和我爸不想麻烦小舅,但我们拗不过他,他还是去了。装完后,本应该是我们买水喝,他却去了小卖部买了水。虽然我和我小舅接触不多,但是我觉得我小舅这个人很实在,人很好。他每天早出晚归,在菜市场装货,每天都很累,忙到每天只和我小妗说一句话,而且这一句话还是那么简单,就是我回来了之类的;忙到不能和女儿做一次小游戏;忙到每一天不能和儿子说一句话。但是我小舅依然每天努力工作,维持这个家庭。虽然日子过得平凡,但是我觉得这样就好。因为我小舅虽然忙但我知道心里一定很开心,因为他可以给女儿和儿子一个不愁吃穿,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的一个家。

五月一日,这个国家母亲过生日的非常隆重的一天。我们都过得很开心,到了晚上的时候,睡着的我突然接到了我表弟帅帅的电话,他说话的时候很慌张“哥,快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带点钱过来,我爸脑出血,在第三人民医院。”问清医院的地址后,我连忙赶到,到了医院第一眼,我看到小舅喘着粗气,昏迷不醒。医生对我们说“病人很严重,需要马上进行手术。”,走完手续后,我悄悄和我小妗子来到病房,询问医生,医生说:“我们现在做的手术是报名手术,因为出血严重,已经压迫大脑……”我小妗子听后马上哭了起来,我心里也感受到了晴天霹雳的感觉。这么健康的一个人,怎么会……

手术动完后,没事性命保住了,但医生说小舅醒的几率不大,可能以后就是一个植物人……,我们一时间都接受不了,小妗子脸色苍白,平时多言善语的小妗子,一时间没说一句话 ,在她的脸颊两侧,我看到了下雨天灰色的雨水……

5.19我在病房帮我小妗子照看会小舅,当然我小妗子依然把排尿,打饭的货活包揽完,我只是趁我小妗子小睡的时候,看一下药水有没有输完。说来也奇怪,这么多天我小妗子什么都没提过,没有大哭大闹,只是每天静静的守候着我小舅,虽然知道我小舅不会醒,但还是每天守在床头,她说“我现在只想他睁一下眼,让我看看他注视我的样子。”  每天病房里没人的时候,我总是会听到我小妗子守在床头低声细语:“你知道吗,咱们女儿上次考试考的很好,拿了奖状呢,帅帅也很不错,这次也有进步;你上次给我们买的西峡特产还没吃完呢,还是你好,知道我们爱吃什么,你说是不是。咱们老家的地里……”,听到这里,我在哽咽……。

15:22现在我在病房,看着小舅一天一天水肿的脸。我不知道这样的悲伤要持续多长时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