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事

          北京,中午,外面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一会儿紧点儿一会散点儿,总归是凉快一些了。天一凉快,胃口就好,就来舅舅的饭店吃火锅,每次我都先“默默无闻”的吃几“小盘”牛肉,半份大虾,嗯,这胃里舒爽啊。好吧,题偏了,今天让我感触的不是美味,是舅舅。

        舅舅是典型的农村里出来的大汉,在村里时也赶潮流,穿着“扫大街”的长牛仔裤,烫着卷发,也帅气的很,姥爷常年在外,姥姥卧病在床,没人管,早早的也开始“下海”做生意,我们是回族,家里人做的最多的生意就是宰牛羊,卖牛羊肉,一开始往北京送货,后来在北京有了摊位也算是占了脚。也是够波折的。

          舅舅有一子一女,女儿还好,孝顺听话也很能干,偏儿子是个随心的平凡人,不争不抢,不偷不赌也算是个老实人,就是有点甘于平凡,别人爱怎样就怎样,皆与我无关的态度。

        在舅舅的推动下,哥哥娶了个美娇娘,我这个嫂子也是村里的姑娘,也没上过书什么学,家里最小的,也是挺惯着的,但也是踏实过日子的。哥哥结了婚,原本我觉得舅舅也算是完成了大任务可以放手颐养天年了。唉,终归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事连着一事。如今,哥嫂结婚四五年了,期间闹过离婚又复婚,也是吵吵闹闹过日子,最大的原因就是没孩子,各种检查各种喝药只为了要个孩子。中国的传统啊,又被彰显的淋漓尽致。舅舅也为此操碎了心,今天这一趟明天那一趟,掏钱有出力。没办法,谁让他那么想要个大孙子呢。50岁的人了,也够累的了。

        按我们的话说,真主保佑,真主开了眼,终于今年听到从嫂子肚子里传出来的好消息。自从知道嫂子有孕后这是第二次舅舅叫我老爹喝酒了。开心,高兴。每次舅舅都说,要是个女儿宰个鸡,小子宰个羊,叫上亲戚祝贺祝贺。(哈,言语之间又为我们女孩子默默心疼几秒,中国的传统又被彰显的淋漓尽致了吧。)

我想,天下的父亲千千万万,不论国度,不论年代,但是都有一颗为子女操碎了心啊。

      听,舅舅还哑着嗓大话小话的说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