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遥,星星梦(一)

       “Nice to meet you, Mr. Bryant.”

  “Nice to meet you,Jude.Hope we can enjoy a pleasant coorperation.”

  “Of course we will.”

  微笑握手,微笑洽谈,微笑离场。

  看来九月的第二个旋风已经过去。这个歪果仁大boss还是蛮不错的,沈星竹思索着,回到办公室,开始投入到全新的工作环境之中。

        晚上回到自己的公寓,沈星竹换上居家服,倒在沙发上一边敷面膜一边看韩剧,思绪却飘到了别处。

  作为一名资质优秀的德语翻译者,精通德语英语和韩语,把从小的兴趣变成了职业,有欣喜也有无奈。咀嚼着这些复杂的职业感情一路走来,沈星竹曾奋斗过,曾漂泊异乡过,曾外出求学过。最终的最终,还是回到了这片熟悉的故土——凌市。这是经过一番纠结的深思熟略后不易的决定。

       正想着,已经过去了的第一个“旋风”便打来电话。“喂,妈。”

       “星竹啊,吃饭了吗?”

  “早吃过啦。”

  “新公司怎么样啊?还适应吗?”

  “挺好的啊,今天老板的老板终于回来了,把事情都谈妥了。”

  “那就好那就好,省得老是心里吊着。你这次的翻译完成了吗?你同事那些呢?人怎么样啊都?没排挤新人吧?公司食堂合口味吗?”

  知道老妈要开启唠叨轰炸模式了,沈星竹立刻截住话头:“这次的翻译任务已经完成了,同事都很不错的,您八点档电视剧看多了吧,哪有那么夸张,再说我们翻译工作都是独立的,各有各的任务,忙得不要不要的,哪有时间和精力去勾心斗角啊?还有啊,公司食堂的饭菜可好吃了,周一的中午是排骨饭套餐,晚饭有金枪鱼和水果沙拉,周二的中午是……”

  “好了好了好了,知道了!”

  哼哼,打败唠叨的唯一办法就是更唠叨,沈星竹轻笑,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反唠叨”大招简直百试百灵。

  “哎哟妈,我周四下了班就去看您,要不要这么想我啊~”沈星竹略微无奈地撒着娇,知道妈妈最吃这套了。

  “不行!你别周四回来!我听见了你刚才说你这次任务完成了是吧?”

  沈星竹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立马说:“是呀,但是明天新任务就下来了呀,你也知道的,我们这种工作就是……”

  “不行!不管你有没有任务,这个周末必须给我滚回来!都快一个月了,每个周末都不在像什么话!”

  “我不是每个周四都回去了的嘛……”沈星竹微弱地反驳,头皮发麻。

  “你还好意思说,我上个星期怎么跟你讲的?都当耳旁风了是吧?你喻伯伯从小那么疼你,这次还专门让子遥和子初周末请了假,两家人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反正周六中午十一点前我要看到你人!嘟嘟嘟……”

  不等她说什么,对面就强硬地挂了电话。沈星竹握着电话一阵苦笑,怎么办,好像躲不了了呢。

  九月的第三个旋风就这样席卷而来,强势登场。

———————————————————————————————————————————

  凌城的另一边的club。

  “喻少~一起来玩嘛~”身材火辣穿着一袭红色短裙的妖娆女人正在向端着酒杯在一旁围观热舞party的男人贴近。

       男人回眸勾起唇角,同样妖媚地伸手勾住她的下巴,女人被盯得心神一荡,情不自禁地想要贴得更近时,却听到这张性感的唇瓣轻轻吐出三个字:“没、兴、趣。”瞬间僵住的身体被推开,男人放下酒杯朝角落走去。

  “阿杰,我有事要先走了,待会儿帮我跟Jerry说一声。”

  “我说子遥,你他妈都禁欲多久了,算了算了……不过今天可是Jerry的生日,你走了他会伤心的哦。”

  “少肉麻了,”男人好笑地给他一拳,“前天才见过,臭小子玩那么疯我走了他也不知道,行了你们玩尽兴。”

  “好嘞,路上小心啊。”

  ……

  男人坐在车里,看着方向盘前的道路,放上音乐隔绝开霓虹灯里喧嚣。九月的这座城市,终于有一点点温度了。

       思绪被手机铃声打断。

  “哥,是我。”

  “说。”

  “竹子这周末回来吃饭,爸说让我们周末推掉所有事,让我跟你说一声。”

  身体一僵,男人没有接话。

  那边似乎也停顿了一下:“哥你在听吗?你说连这个二不楞登的祸害都知道回来了,她怎么还不回来……”电话那头语气中的失落难耐太过明显。

  “哎算了,我知道你听见了,我先挂了……”

  车里沉寂了几秒后,男人的唇角渐渐控制不住地上扬。

  丫头,好久不见。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