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黑夜,她发梢的香味仿佛飘到了鼻尖。

晚风,暗红而遥远的太阳在另一个半球展开迷人的魅力。我未曾逢面的朋友怀着和我相同的心情看着我才见不久的晚霞,回旋的北风,遥远的飞鸟,枯枝也散发着时光飞逝的旋律。

颜色,灰与暗色调的橙黄交割,悄悄地,悄悄地给与伴侣回忆的珍宝。

流浪士,流浪士不羁的荒诞荡漾在每个心生羡慕的人心中。

接着,神圣了,悠长,充满张力和宏伟浪涛来到了它该来的地,荣耀随着时光远去,剩下口口相传的美丽,美丽本身。风还是飘飘,柔和了,沉默是最恰当的表达。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