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第二十章 老王手术

文 | 卧猫


《辞职》第二十章 老王手术_第1张图片
文 | 卧猫

老王的手术安排在了后天,明天老王还是要坚持上班的。他把眼珠转到最上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仔细算算请假半个月要扣的钱,这个月要更加省吃俭用才行。

第二天,老王去了公司,他要去找人力递交假条。

距离下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老王捏着填好的假条,来到人力部门办公室。把门推开一条小缝,他能看到坐在靠近门口的雪莹正在忙碌着。

“张,张雪莹。”老王把门推开,从门框里挤进来。

“呀,王工,有事儿?”雪莹先是感觉到头顶有股热气,一抬头发现是老王正呼哧呼哧制造出来的。

“唔,给你。”老王把手里的假条扔在雪莹桌子上,雪莹及时伸手挡住,不然就直接滑到地上去了。

“王工要请假?请这么多天呀?”雪莹看了看假条上填写的请假时长,目光又挪动到请假缘由,老王写的是,“有事。”

“王工,请半个月,是不是去旅游?”雪莹边打开手边的抽屉准备盖章,边问老王。

老王没想到还要向她解释请假的原因,被雪莹问的一愣。“旅游?”这个借口好像还不错,反正什么都行,只要瞒住真正原因,他觉得做痔疮手术有点丢脸,况且是因为吃了小青的酸辣粉才犯的痔疮,更不好说出口。

雪莹的章举在手里准备扣下去,又停在了半空中,“王工,跟刘总报备过了对吧?”

“唔,旅游。”老王点点头,看了看雪莹,估摸着没什么事儿了,两手在腿边不大自然的蹭了蹭,扭头出去了。

“哎?王工?”雪莹赶忙追出去。

小青正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妙语早就收拾好,站在小青工位前等她。米米拎着一个精致迷你的小挎包,从库房一溜小跑过来,显然她也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了。

“王工,请假的事跟刘总讲过了吗?”雪莹隔着几张办公桌,对着老王的背影喊道。

老王闻声停住,笨拙的在原地转了个圈,脸对着雪莹才开口,“唔,你讲吧,都行。”

“那是还没跟刘总说呢?”雪莹要确认好。

“啊。”老王又原地转了一圈,“蹭蹭”地走回工位。

“老王,你要请假啊?”小青听见雪莹的声音,趁老王从她身边路过的时候,抬头问他。

老王停住了脚,他看见小青那鲜红的嘴唇,不敢再抬眼往上看她那张有福气的脸。他觉得脸上又在发烧,嘴唇哆哆嗦嗦,肚子里的话还没生出来,干抖嘴唇,没有话。

“赶紧去收拾东西,下班啦,愣在这儿干嘛?”小青朝他的肩膀上一拍,“麻利点儿。”

妙语听着这段对话,心里高兴得很。老王要请假,顶头上司不在,她可以放松一些了。

雪莹一阵风似的从办公室走出来,她忙完了手头的工作了,要早早下班回去休息,明天可是要外出招聘的。“小文艺,还不走呀?”雪莹朝妙语那边挥了挥手。

“就走了,等小青呢。”妙语心情大好,酒窝荡漾开来。

小青收拾好了东西,跟着米米和妙语一起往电梯口走去。

“老王这家伙,不知道请假干啥去。”小青还没忘了老王的事儿。

“他去旅游。”雪莹早按好了电梯,在里面等着她们呢。

“旅游?老王去旅游?”小青的嗓门比平时还高,“新鲜嘿,还从来没听说过他旅过游呢。”

老王的脑袋正钻到工位下面去拔下电瓶的电源,却也清晰的听到了小青那具有穿透力的女高音。他露出了那常被人误以为是哭的笑脸,心里大赞雪莹给他出了个好主意。因为听小青的语气,好像对他去旅游很羡慕和赞赏呢。

“请了半个月的假呢。”大家都进到电梯里,雪莹按了一层。

“他去哪儿呀?”米米把她的小挎包斜挎在肩上,“半个月可以出趟国啦。”

妙语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本以为老王只请假一天,想不到居然是半个月。她才不关心老王去哪旅游,爱去哪去哪,重要的是半个月!半个月没有顶头上司的日子,她要琢磨一下该怎么过。

“真是,老王会去哪国呀?诶?他是不是相亲相上女朋友了?不然怎么舍得出国玩,平时这么抠一个人。”小青说到“抠”这个字,把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妙语被她的表情逗得咯咯直笑,雪莹把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小青声音小一点。

“那可以去巴厘岛呀,我家老公说年底带我去呢。你们有去过的吗?好玩吗?”米米一抓住机会,就要提她的“老公”。

“我们都没去过,我们都没有老公呀。”雪莹拖着长音,语气里酸酸的。


《辞职》第二十章 老王手术_第2张图片
文 | 卧猫

老王的手术做的很顺利,在医院观察了一天,他就急着出院了。

住院费按天算钱,请假也按天扣钱,老王一算,两头亏,太不划算。他回到家里修养,也不比医院差,重点是省钱。只要按照医生的嘱咐,不要感染了就好。

老王的母亲这两天忙前忙后,好像永远在忙着交费。她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医院的花费,直到老王出了院,她才腾出功夫来问问儿子,怎么好好的犯了病,花了这么一大堆钱。

老王“嗯嗯啊啊”,半天没憋出几句有用的话来。在老太太的再三追问下,他终于断断续续说明白事情的经过。

老太太挺高兴,她听完以后,很快抓住了重点,那张拧成核桃的脸终于舒展开来,儿子犯病是因为一个姑娘,看样子这是要结婚了!

一想到儿子要结婚,她又回过头来挑这个小青的毛病,“我说,她也太不懂事儿,你哪能随她的口味?以后进门儿,做菜不能放辣,你也是,咋能惯着她,依着她吃呢?看看花这些钱。”老太太刚把收费单都收起来放好,这下又全掏出来,又细细算了一遍。

“你,别,别翻乱了。”老王挥舞了一下他黑胖的手,“还,还报销呢。”

“到底能报多少?”除了儿媳妇,这是老太太最关心的问题,儿子始终没跟自己说明白到底能报多少钱。

“报多少,得多少。”老王也不知道能报多少,他以前又没做过手术,公司报销细则要翻翻以前的邮件通知才知道。

老王的病情现在只需要定期去医院做复查,这半个月他基本上只需要在家安静休养,而且恢复的越来越好。

母子两个开始就小青的话题讨论起了老王的婚事。

说是讨论,也不过只是老王母亲一个人的单口相声,老王偶尔嗯嗯,偶尔啊啊,不怎么说话。

老王的母亲好像已经把小青看成了他家的儿媳妇,她这15天专等着小青来上门看望老王。

眼看着15天就要结束,老王就要回到公司去工作了,老王的母亲还没等到他的准儿媳,她可急的忍不住了。

“我说那个小青可真是不懂事儿,他也该来瞧瞧你呀!”老王的母亲在晚餐后和儿子抱怨。

老王没说话。他不愿意提他没有告诉同事们他做痔疮手术这件事,不然又要跟母亲解释一大堆,说也说不通,干脆什么也不说。

老母亲咂么着嘴,说了一车的话,也得不到什么回应,只好在一旁干着急。细细观察着儿子的反应,只怕他也是心里生小青的闷气吧?老王的母亲不敢再张嘴。

老太太话是不再敢多说了,可是心里却还一条一条的罗列着准儿媳妇的过错,想着等她进了门儿该怎么好好教育她一番,总归要有点儿做媳妇儿的样子。

老王还琢磨着回公司该怎么向小青表白,思绪还没理清又被母亲的话打乱了。

不过母亲说的对,吃辣这件事,要让小青改,以后做饭可放不得辣椒了,放一次就要做一次手术,花钱的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青得改变口味,不过这个,可以等结婚以后再说。


《辞职》第二十章 老王手术_第3张图片
文 | 卧猫

老王在家修养期间,刘总偶尔打电话来,跟老王沟通几个项目。老王“嗯嗯啊啊”的,话说的模模糊糊。

刘总干脆把工作全都交给妙语来做,有需要老王的地方,让她去沟通。

妙语做好自己能完成的部分以后,把需要老王提供的材料列了一个详细的表格,微信发给他,老王一天没有回复。

妙语不愿意过多的打扰老王的假期,尤其他还是在和女朋友度假呢。况且老王不回复消息,正合她的心思,可以有大把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只有刘总催的急的项目,她才在一天里发上两条微信,问老王能不能直接把他电脑密码给她,这样她可以自己去找资料。

第二天,老王终于回了微信,“不可以。”

“那我需要的资料怎么办?”妙语发过去。

“想想。”老王回复。

“不给正好。”妙语自言自语。

在“明昊”公司已经三个月,她已经不是刚入职时的那个妙语了。

从前的工作经历让她明确项目就是上帝,任何事情都大不过项目的事情。

而这家公司很快就推翻了她从前的认知,她体会到在这里,任何工作内容都大不过下班的时间,项目完成也不能立即交付,要等客户催三遍以上。否则客户会以为他们工作很容易,在下一次合作时,会缩短项目周期。

妙语现在巴不得老王不回复她所有的消息,这半个月,她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事,并且在上班时间忙活起来。



卧猫:站着坐着不如卧着,我是一只喜欢读书和写文的懒猫。

喜欢我的文字,就关注我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