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不是你陪我到白头

终不是你陪我到白头_第1张图片

正杭是先走进圆筠的照片,再走进她的心的。

20岁的圆筠,喜欢旅行,喜欢摄影。

而正杭正好出现在她的旅行中,留下了他的身影,让她念念不忘。

圆筠很喜欢丽江,喜欢那里的古城,喜欢那里的客栈,喜欢那里的风土人情。

没走几步,都忍不住拿起挂在胸前的单反拍拍不同角度的丽江。

圆筠沉迷在自己的拍摄中,丝毫没留意跟前的台阶。

“啊”的一声,可意想中的疼痛和相机的摔坏声没有传来,有人接住了圆筠。

一个长相清秀干净的男生稳稳地托住了圆筠。

这是圆筠第一次见到正杭。

圆筠顿感劫后重生,不停地跟正杭道谢。

正杭很友好地摆手说没什么。

作为一个活泼外向的女生,圆筠很热情主动跟正杭聊起天来。

让圆筠意外的是,正杭是一个人旅行,跟自己来自同一个城市,刚毕业于自己学校的师兄。

圆筠觉得他们俩缘分定是不浅的,就提议同行。

正杭想了想,没有拒绝。

就这样,圆筠和正杭的交集开始于这次的丽江之行。

后来圆筠整理她的旅行照片的时候,才发现正杭早在旅行开始时就被自己拍进了照片。

圆筠看着照片,脑袋中浮现的却是“温润如玉”四个字。

旅行结束,圆筠开始了她的大三生活,正杭也正式开始了他进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

圆筠跟正杭的兴趣爱好方面出奇的相似,好像他们之间永远都有聊不完的话题。

正杭有空的时候都会时不时地约圆筠出来,毕竟他们离得不远,因为正杭的工作地点就在大学所在的城市。

久而久之,彼此都对对方有好感的两人,终于有一人按耐不住了。

正杭趁着圆筠生日的那天,向圆筠告白了。

圆筠很清楚的记得那天,正杭是晚上约她出来的,当他们两个分别在街的两头相见时,周边灯光璀璨,响着车水马龙的混杂声音,而路灯下的他们相视而笑,正杭手捧一束玫瑰花深情地看着她,问她是否愿意当她的女朋友时,圆筠心里甜得不行,忍俊不禁地点头答应了。

那天,圆筠21,正杭23。

正杭虽说看起来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他很懂浪漫。

时不时的浪漫炸弹把圆筠轰得幸福的不要不要。

他会带圆筠乘船漫游在江上,说笑话惹她大笑不已;也会跟圆筠骑单车去郊外,突然拿出一个花圈戴在她的头上,惹得圆筠娇羞不已;还会弹吉他唱歌哄圆筠开心,等等。

每天都会给圆筠打电话,用他温润平和的声音说一声“晚安”。

这段恋情,美好得羡煞旁人。

圆筠活泼明媚,正杭谦逊温和,也是好一对绝佳恋人。

可是,爱情的新鲜度有限,也脆弱不堪。

随着正杭工作的越来越忙,正杭和圆筠见面的次数就少了,电话也少了。

圆筠也对正杭发过牢骚,说她都要忘了他长什么样了,问他怎么还不来见见自己。

正杭每次都是用很忙这个理由回复圆筠,说等他有空一定去找她。

等啊等啊,等来一天,正杭疲惫地说“我们分手吧。”

圆筠很惊讶,掩不住伤心地质问正杭是不是在外面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所以不要自己了。

正杭无奈地笑了笑,说,没有的事,只是工作太忙太累,根本顾不上你,而且,你每天的电话查勤也真的让我力不从心了。

圆筠瘪瘪嘴,说,每天打电话给你,还不是我想你了。

正杭没有接着反驳,只是顿了一下,说,我们还是分开一下吧。

就一句,正杭就离开了,剩下圆筠坐在餐厅伤心欲绝地哭。

这时他们已经拍拖近两年了。

圆筠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接下来的两个月,晚上依然会想起正杭,有时想着想着都忍不住盖着被子哭起来了。

圆筠毕业那天,跟一班姐妹喝了很多酒。本来还开心兴奋的,可喝着喝着,圆筠又伤心起来了。毕业了,回去了,离正杭就更远了。

她的姐妹知道她过得很不好,就鼓励她打电话给正杭。

圆筠纠结了许久,最终抵不过对正杭的思念,想听听他的声音。

电话接通,传来正杭的一声“喂”,一如既往的温和清透。

圆筠抑制不住哭了,抓着手机,努力止住颤抖,带着哭腔请求地问,正杭,我们复合吧?

电话那边停了停,没有声音,圆筠更是忍不住伤心,哭出声来了。

突然间,电话那边传来无奈的声音,好,我们复合吧。

那一刻,圆筠第一次懂得了失而复得的幸福原来是这么醉人的。

正杭愿意跟圆筠复合,圆筠不是没想过正杭可能只是可怜自己罢了。

可是,圆筠不愿这么想她的正杭,她依然相信他是爱自己。

圆筠本来想和正杭工作在同一个城市,可是正杭知道她在另一个城市有更好的选择时,还是坚决地要求她选择对自己更好的。

正杭认为圆筠还这么年轻,不该为了爱情委屈自己,而是应该趁着年轻,找更好的出路,好好发展自己。

最后,圆筠还是听了正杭的话,跟正杭开始了一段异地恋。

工作后的圆筠渐渐懂得了独立坚强,学会了竞争,学会了自信,学会了隐忍,也学会了释怀。

没有再像学生时期的那个她,动不动就向别人吐嘈抱怨,无畏直白地指出别人的任何不好,等等。

跟正杭的见面次数更少了,可圆筠也不会再抱怨瞎想了。

偶尔跟正杭通电话,说说自己的近况,问他过得怎样,一些家常的话。

在圆筠工作后的第三年,也就是她跟正杭异地恋的第三年,圆筠提出了分手。

圆筠说,我们的爱情已经趋于平淡生闷了,继续下去也无益。

正杭开玩笑地说,这次分了,你还找我怎么办?

圆筠笑了笑说,我们再复合,怎么样?

半年后,圆筠真的跟正杭复合了。是圆筠提出的。

因为圆筠的奶奶病得很厉害,想临走前看到自己的孙女能找到一个归宿,于是圆筠再次找正杭复合了。

正杭没有拒绝,略带深意玩笑地对圆筠说,你就是看我脾气好,就对我有恃无恐了。

圆筠带正杭给她奶奶看了,老人含泪笑着,用满是皱褶的手拍拍正杭的手,说圆筠找了个好男人,这么一表人才,定不会辜负她的。

圆筠的家人也对正杭很满意。

这次,圆筠真的由心感到喜悦。

她想,这样一直下去都挺好的。两人平淡无波又怎样,他对我,对家人好就行了,生活不都会趋于平淡的吗?

可是,在圆筠奶奶去世三个月后,正杭提出了分手。

正杭说,这样的生活够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圆筠没有出言挽留,她也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了。

圆筠跟正杭分手,复合,分手,复合……

经历了数年,最后圆筠收到了正杭结婚的请帖。

圆筠在婚礼上看着正杭为他的新娘戴上了戒指,拥吻他的新娘时,她不禁眼中含泪,兜兜转转这么多年,28岁的她终究成不了30岁的他的新娘。

起身,圆筠与正杭相视而笑,却无言。

最终圆筠走出了婚礼现场,走出了正杭的心。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