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两点半

总是到了晚上胡思乱想,总是晚上格外脆弱,真的好像笑都在白天送出去了,所以晚上只有悲伤和孤独紧紧抱着我。

也可能是熬夜到现在器官都疲倦了,封印也就没那么牢固,然后你就从心底缝隙这么滑了出来。轻轻易易拉扯出一串串往事,或喜或苦,不忍回首。

再次邂逅时,你忽然言道,“我曾经欠了你一件东西,现在,请允许我还给你。欠你一个余生。”我讲了什么呢?忘了呢,只有你总是可以轻易把话裹了蜜化入我心。只知道我默默打下四字,余生奉陪。余生奉陪到底。

半夜两点半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吐露心声之后,没有热恋的如胶似漆,没有你侬我侬。相隔两地,就偶尔一条消息,熟稔不占有。也有隔几天打通电话,一边说着要挂了打游戏,一边明明没有主题讲一个小时,任由坑了队友。嬉笑娇嗔,抱怨你欺负我,撒娇蛮横不讲理,你都笑笑包容,威胁要一笔一笔记下来,见面好好收拾我。我才不怕呢,你舍不得的。

后来呢,惊醒老友般熟稔如何是恋人,忽冷忽热,缺乏沟通,异地,矛盾就会瞬间燎原,刚刚长出的嫩芽,一地灰烬。

你欠我的,我不要了。你也不愿给了。待那些裹了蜜糖的言语蜜糖化尽,再拿出来看,就平淡无味,而融了糖的心底再遇到平淡无味便仿若苦药。

往事至甜至苦,夜深偷偷溜出来,可能是怕我忘记。

晚安,好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