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兑现之前

誓言兑现之前,不能倒下。

坚持所做的事,即使很累也要做下去。

以为不能被人瞧不起。

以为这就是存在的意义。

除了他人定义的责任,我没有了别的意义。

看,责任变成核心,自由撇到了一边,精神被禁锢。

精神一再呼喊自由,身体一再忽视呼喊。

精神被责任驱使着或亢奋或麻木,忽视了身体的求救信号。

身体和精神一再脱节。

嫌隙越来越大。

身体和精神相互不再是对方的支撑。

而变成拖累。

精神需要亢奋,而身体萎顿。

身体状态好了,而精神提不起兴趣了。

至暗时刻下,身体不再支撑精神,精神不再信任身体,于是相互剥离。

是新生,还是死亡。

我觉得那只有自己才明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