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

  高一入学,班主任为了公平,把全班带到教学楼前按高矮个站好,两两分配。冯成成个子不高,被排的很靠前。

  她像个男孩子。短发,却是妩媚的丹凤眼。墨绿色的短袖衬得皮肤格外黝黑,个子同样不高,运动气息十足。生活中冯成成没什么个性,眼带笑意的人常常会是她的朋友。可她的眼神直白赤裸,充满凌厉,整个人带着一股与人势不两立的气势。冯成成怯生生的,不知如何与她靠近。班主任对她们说“去教室吧”的时候,她们直愣愣地并肩而行,彼此沉默。

  她叫周宁。

  后来呢?

  后来,周宁与初见时的她太不同,活泼异常,笑起来花枝乱颤,嘴巴咧到无穷大。冯程程则内敛得多,适应不太了她的节奏,只能好好学习。早自习冯成成努力背英语单词的时候,周宁常常去与周公幽会。周宁偶尔表露出对早自习时冯成成打扰她睡觉的不满,但不明说,就是在趴头睡觉的时候,脸从朝向冯成成变成背对冯成成。如果在冬天,还会带上帽子,蹭一蹭再继续睡。每到这时,冯成成就赶紧控制音量,不敢再打搅她。冯成成无法纵容自己随便玩闹;周宁也无心与冯成成一样,为了许许多多虚无缥缈的明天战斗。

  看起来,高中的日子注定要以孤孤单单开篇了。

  周宁被好几个男生同时喜欢着,经常会被别班的男生叫出去,回来以后一屁股坐下直叫烦。冯成成很不解,被人喜欢应该是很开心的事吧?她忍不住问周宁,你为什么这么烦恼呢?这起码说明……说明你有被喜欢的特质。你该高兴的。

  她摇摇头,对冯成成说,你不懂。

  不懂什么呢?冯成成不懂。

有一天,斜后方的一个男生来问周宁数学题。冯成成也没在意。后来她发现周宁在哭,她问她怎么了,周宁说,“他亲我”。

  冯成成没想到是这个答案。大多数情况下她不太会用对的方式安慰人。而周宁这种情况,大概是之最了。

  于是冯成成束手无措地在哭泣的她身边陪了很久。

  后来,那些男生慢慢消失了。而她们的距离好像不知不觉近了起来。冯成成不太会主动与人交朋友,当对方抛出橄榄枝时,她都是负责急匆匆的去接,不允许自己迟了一分一秒叫人等。

  所以,周宁发出讯号的时候,冯成成感应得到。

  她们每天晚上都一起去食堂吃饭,周宁每周必吃老谭酸菜牛肉面。加一根火腿肠,把所有调料全部倒进去,把叉子叉到盖子上固定。一切程序做完,她就虔诚的盯着方便面上的汪涵慢慢等,最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消灭完。喝面汤的时候,每喝一口,都发出一声惬意的“呜哈”。

  冯成成看着她忍不住一直笑,她的样子实在太好笑。

  周宁对冯成成说,你傻笑的样儿真像个小熊。叫你“小熊”吧,哈哈哈。

  冯成成说,你才叫小熊,你全家叫小熊。

  后来呢?

  后来,还是一切如常。冯成成在学习的路上跌跌撞撞,笨笨的脑袋笨笨地啃着课本。咬着笔头怎么都啃不出来的数学题,周宁伸着懒腰睡眼惺忪地过来瞅一眼,竟然就能直中要害。冯成成惊讶的抬头看周宁,说:“你真厉害。”羡慕中带着沮丧,周宁全看在眼里,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甩到冯成成桌上,“来,给爷笑五毛钱儿的,剩下的不用找了。”

  冯成成害怕吵架。周宁似乎不屑于吵架。她们的不愉快都是默默的开始、再默默的结束。有次数学测验,下课后周宁摔笔而去,留冯成成莫名其妙了很久。她后来几节课都不太理冯成成,冯成成也有些恼她的无名火。对这种不愉快的局面,冯成成心里感到惶恐却别扭地不愿意表达。最后发试卷的时候周宁叹了口气,对她说,其实,你做最后一道题的时候,我还没有思路。你唰唰的笔声让我很烦。

  冯成成恍然大悟,赶紧道歉。对不起,我当时没有想到。我以后注意。她在心里想,她到底有多少次伤害周宁而毫不自知,最后被周宁偷偷原谅?

  冯成成很愧疚。

  生物老师是个血气方刚的男老师,每次上课前都要提问。周宁被提问“人的遗传物质是什么”,她答不出还一脸欠揍的坦然。冯成成想要偷偷提醒她,一抬头,老师怒火中烧的眼神让她噤了声。眼看着老师从教室门后面拽出一根拖把棍,噼里啪啦把周宁揍得龇牙咧嘴。每一声闷棍,都打到冯成成心上。

  老师最后说,冯成成,你来告诉她答案。

  冯成成站起来,半响,才说了答案。冯成成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下课后,冯成成问周宁是不是很痛。周宁眨眨眼,“一点都不。我这羽绒服贼厚,里面还穿了好几层。你听着那声儿挺大,其实都是干打雷。”末了,还得意地问冯成成,“我演技好吧?”

  冯成成笑了。

  后来呢?

  周宁依然叫冯成成“小熊”。

  周宁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上课时越来越困。冯成成问,你怎么最近困得这么夸张?周宁神秘地说,我最近在看言情小说。可好看了。

  冯成成向来视那些花花绿绿的书为禁书,仿佛一旦打开,人生就会全盘皆输。周宁坦然的回答,让冯成成瞪大了眼睛。

  周宁可不知道这些,那个课间,周宁开始为冯成成复述小说的情节,娓娓道来。而冯成成,在这个课间破天荒的没有啃习题。多年以后,冯成成总还是会回想起那些日子。两个女生在书堆砌成的千沟万壑之间,沉浸在另一个纯情浪漫的童话世界。

  后来呢?

  后来故事还没有讲完,高一就结束了。

  为什么分别总是这样平淡?冯成成不明白。她与周宁的同桌生涯随着期末考试的铃声潦草收了场。她去帮老师领表,奔回教室时,教室一片狼藉。冯成成看了看教室里空荡荡的桌子,有点难过。

  那个暑假,冯成成还是会偶尔和周宁在网上聊天。她每发一个动态,周宁都会点赞。

  后来呢?

  后来,暑假后开学分了班,冯成成的新同桌是个富家千金,她的橄榄枝是讽刺式的玩笑。拿到今天来说就是“怼”。基因里刻着的规律促使冯成成依然捡起了新同桌抛来的的橄榄枝。

  可她适应不了。

  新同桌骄傲而跋扈。情绪一点点积累,冯成成闷闷的个性终于爆发。其实算不上爆发,她依然不敢吵架。硬着头皮拍了一下桌子,扬长而去。

  她有些想念原来和周宁在一起的同桌时光了。

  后来呢?

  后来的一次圣诞节,冯成成写了一封信,托人转交给楼上的周宁。下课后,周宁在她班级门口对她挥手,也交给她了一封信。

  冯成成打开信,里面是熟悉的字迹。“对不起对不起,我竟然忘了还有一只小熊在想我。”

  她们那晚如往常一样一起去食堂吃饭。两个人傻傻的笑,话比以往少,周宁也没有吃老坛酸菜牛肉面。

  周宁说,我们以后还是一起吃晚饭好不好?冯成成答应,好。

  可后来她们没能做到。周宁还是那个潇洒无敌的少女,冯成成还是那个闷声不吭、独自啃书的标准学生。楼上楼下的距离是天堑,即使挂念。

  后来呢?

  后来周宁有了男朋友。应该,是男朋友吧。冯成成课间上厕所回来,迎面是周宁与一个男生笑意盈盈的走来。她们彼此笑着打了个招呼,擦肩而过。

  冯成成忍不住回了头。周宁已经蓄了长发留起刘海,与她们同桌时已变了太多,看起来乖巧可爱。她用眼神描摹了很久周宁的背影,尽量不去计算,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记起她来了。

  但她依然希望她好。

  后来呢?

  后来,大家都上大学了。QQ慢慢被淘汰,微信登上历史舞台。有一天,冯成成收到了周宁的好友请求。她愣了一下,同意了。

  “你已添加了巴黎没有Elaine,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冯成成看着这一行字,突然很想问,周宁,你讲的故事,后来怎么了?

  她记得那个故事里,有简小从、何忘川和沈自横。她记得沈自横是个画家,和简小从在山上聊艺术画云海。她记得沈自横喜欢简小从,可何忘川是简小从即将结婚的男朋友。她记得简小从有一点动心,有一点迷惘。

  这样狗血的故事曾被周宁绘声绘色的讲述过。结局到底怎么了?我曾经追着你问。

  所以周宁,后来他们到底怎么了?

  她还是没问。

  彼端也没有一句话。

  后来呢?

  不要再问了好吗?

  很多事,没有后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