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炼】刺客

备注:cp宇炼 清水 刺客pa 人物ooc

“那件事还需要从一个夜晚说起,那是个有些单调的故事。”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炼狱的下颚,将那人的视线逼向自己。他喜欢眼前人的那双眼睛,或许就是在见到这双眼睛的那一刻,他便沉沦了。

炼狱是他的万劫不复,宇髓知道了。

宇髓蹲在木质的高墙上,他看着在自己前面不远的一个地方蹲着的另一个身影。他敢确认那个人并非善类,背后背着的刀,大概和他是同道中人。不过那个人的技艺并不怎么样,至少他在背后盯了他这么久,那个人却一点都没有发觉。

从他这个角度来看,宇髓不仅能看到前面那个刺客,也能看到他们这次的目标,此时正在屋中读书的炼狱杏寿郎。

那个人是他宇髓大爷的猎物,其他人不可染指。不过他倒是不想亲自动手,于是他在下一秒跳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蹲在高墙上的那个人踹了下去。随后跳到另一堵墙上,从怀里拿出装酒的葫芦,喝了几口。

院落里的戏才刚刚开始,那个掉落院中的刺客自然是被炼狱发觉,等仆人们举着火把出现在院落中的时候,那个刺客已经被炼狱打晕了躺在地上。

宇髓在炼狱的眼睛看向这边的时候翻身离开了炼狱的府邸。他快速的奔跑在无人的街上,那黑暗吞掉了他的足迹。

很华丽嘛,他自然自语。仅仅用了两招就制服了那个刺客的炼狱,配做本宇髓大爷的对手。

他有些兴奋,那种能让他感到兴奋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多见。炼狱杏寿郎算一个。

宇髓是个刺客,是那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刺客。不过不能用那华丽的炸药来炸掉一两栋房子还是令他不爽的。刺客要安静,要在暗中下手取人性命。要做的天衣无缝让人无法察觉。

一点都不华丽,宇髓抱怨的说。

宇髓是个刺客,而且是个即使拿了雇主钱财也不受雇主支配的刺客。他那性格在道上是出了名的,不过还是有接二连三的雇主求到他的门下,谁让他宇髓大爷是超厉害的人物呢。

两天以后,宇髓再次蹲在上次的那堵墙上,他依旧看见他的前面蹲着另一个刺客。看来这个刺客也不怎么样,于是他再次将那个刺客踹了下去,换了另一堵墙上蹲着,品着酒,看着院落中上演的戏。这次的这个刺客倒是比上次的那个技艺高了一些,炼狱用了三招将其抓获。

再被发现之前,宇髓照旧离开了炼狱的府邸。虽然说那个人是他的目标,不过他不想这么快就去了结。虽然他很期待他们之间的对决,他的两把巨刃对上炼狱的那把赤褐炎刀,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呢,但他有的是时间。

或许宇髓并不想承认,他只是想多看看灯火下的炼狱。那光影之间的炼狱在他宇髓心中扎了根,发了芽,要开出花来。

三天之后的夜晚,宇髓照旧蹲在炼狱的家宅上,这次在他的前面依旧有一个人。但他看得出来,那个人的技艺远在前两次的刺客之上。他并没有贸然行动,他在等。他是个刺客,他更是个忍者,他有耐心等到对方出错。

那个人的速度极快,但是宇髓的速度更快,在那个刺客即将闯进炼狱屋内的时候,宇髓出现在了他前面,将他挡在了门外。

炼狱推开门的时候,只看见在院落中,有两个人打了起来。一个人用的是匕首,另一个人用的是两把巨刃。

这场战斗并没有需要炼狱的参与,他只是一个旁观者,旁观了一场刺客与刺客之间的对决。可笑的是,这两个人都想要他炼狱的命,更可笑的是,其中一个刺客为了保护炼狱而和另一个刺客打了起来。

仆人们的火把照亮了庭院,炼狱看清了那个高个子使用两把巨刃的人的脸。

另一个刺客的飞镖投了过来,在距离炼狱不远的地方被宇髓的暗器击落。

“你为什么护着他!”那个刺客终于忍不住发了火动了怒。“你明明也是来杀他的。”

“因为他是本大爷的。”这句话在那个刺客死在了宇髓刀下的那一刻,宇髓才慢悠悠的说了出来。

“唔姆,看来你也是想要取我性命的人。”炼狱走下了台阶,向他宇髓走来。

“啊,今天累了,以后再说。”宇髓将双刃背在背后转身跳上了墙头。“在我来找你之前,别丢了命,炼狱。”留下这句话后宇髓跳出了这座府邸。

“我等你来。”炼狱的嗓门极大,那跳落在街上的宇髓听得见。

院落中有什么东西掉在了那里,炼狱走了过去,弯腰拾起随后闻到了淡淡的酒香。随后炼狱将那个酒葫芦揣进了怀中,望着宇髓跑掉的方向。

那之后过了一天两天三天,宇髓没有来,又过了四天五天六天,那个人还是没来。

炼狱关上了房门,或许他今天也不会来了吧。

“呦,晚上好。”室内传来的有些熟悉的声音。

不知是什么时候,宇髓出现在了炼狱的房中。他慢慢向炼狱走来,两把利刃放在了屋中的桌子上,那自然的就像这里是他的家一样。

“唔姆”炼狱也没有躲闪,也没有想要进攻的架势。

他等着宇髓走到眼前,这可是很危险的举动,他么距离这样的近,如果宇髓想要杀他,成功的几率大大提高。

“六天“炼狱说

“去把雇主处理掉了,耽误了点时间。”宇髓抬手挑起了炼狱的下颚“本大爷可是没有吃饭的地方了呀。”他笑的天花乱坠,那额头上镶着宝石的头饰闪闪发光。

炼狱并没有拍开那个男人的手“等你找到吃饭的地方之前,或许我们可以先喝一杯。”说着,炼狱从怀里取出了一只酒葫芦。

看见那本属于他宇髓的酒葫芦,宇髓笑起来。

“我说,怎么这么多人想杀你。”

“唔姆,这个问题我并不明白。”炼狱的眼中似乎凝结了疑问。

“嘛,问题不大,你是本大爷的。谁都不能动你。”宇髓那只原本挑着炼狱下颚的手来到了炼狱的腰身处,将那个人拉进怀里,随后他在炼狱的耳边宣誓。

——end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