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不愿做你的比翼鸟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早在百年前,白乐天便在自己的作品《长恨歌》中以“比翼鸟”和“连理枝”喻李杨二人的凄美爱情。而如今,这两种事物也是不少青年表达自身情感的有力借托。可是,当那个人在月下为我许下“共为比翼鸟”的诺言时,我却轻轻摇头说:“对不起,我不愿做你的比翼鸟。”

        据《山海经》记载:“比翼鸟在(结匈国)其东,其为鸟青、赤,两鸟比翼。一曰在南山东。”又“崇吾之山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天下大水。”是说比翼鸟仅一目一翼,雌雄须并翼飞行。有了这个典故之后,古人便常以比翼鸟比喻恩爱夫妻或情谊深厚的朋友。

          天上的鸟儿本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它们有自己的翅膀,可以随时随地去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不需要依赖任何人。但是,比翼鸟的存在恰好相反。它们没有属于自己独立的空间,没有自己的自由。它们必须依赖另一只同类才能飞行,才能觅食,才能进行一切活动。说到底,比翼鸟没有它们自己。就像一株葡萄藤一样,必须依赖一根强有力的竹竿才能向上爬,才能向有光的地方生长。和葡萄离开自己的依赖物一样,比翼鸟离开了同类,就无法生存。婚姻不是谁依赖谁,倘若那一纸婚约就意味着要我放弃自由,放弃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从此以后只关心家庭,对不起,恕我无法接受。

        古往今来,有太多女子将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在男子身上而造成的悲剧,我不想让自己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就以杨玉环来说吧,马嵬坡的烟消玉陨背后,固然有强大的政治原因,但与她自己也脱不了关系。曾经在长生殿内的恩恩爱爱在现实面前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那么脆弱。她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全都献给了他,得到的,却是马嵬坡下的一尺白绫。或许,那个曾经宠冠后宫的女子从未想过,她的一辈子,却永远不是他的一辈子。小艾是我的表姐,比我长五岁。早年的时候,因为那个男人一句“我养你”的承诺,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嫁给了他。因为那一句承诺,表姐没有找工作,当同龄人在忙于应聘时,她早已做起了全职太太。那时,每当她同我谈起丈夫,眼里都闪着幸福的光。可是,好景不长,他出轨了。那个女子是他们公司的高管,有学历,有能力,人也长得漂亮,总之,她比我表姐优秀。后来的事,我便不知道了,只是在前不久见到表姐时,她明显憔悴了很多。

        对不起,我不愿做你的比翼鸟。不是因为不爱,只是,婚姻不是束缚,我不愿让自己依赖你,让自己拘束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失去自由。

对不起,我不愿做你的比翼鸟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图片发自App
对不起,我不愿做你的比翼鸟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