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向/AU]魔物猎人32

今日双更


///

32.

  帝国直属猎人学院采取积分排位赛的方法选拔代表帝国出战的猎人,而罗宏正目前在火系猎人的排名中刚好与托力不分上下。虽说帝国奉行的是将单体最强的猎人集中在一起组成猎人团的策略,最高上限为12人的猎人团,即便罗宏正不夺下这个第一的位置也足以跻身出战猎人之列,可那样便意味着,SpeXial12个人里面,必将有一人被挤出去。所以,他必须夺下这个第一来,用最强猎人的身份坐上出战猎人团团长的位置,然后依仗于此与帝国谈判,要SpeXial12个人整整齐齐的,一同出战。

  况且,他们之间还存在着难以解开的私仇。所以,尽管对手很可能有着一个强大愈灵人的帮扶,可于公于私,罗宏正都应当与托力一战。。

    所以,罗宏正向托力下了战书。可却并没有等来那个人的应战。听闻,那个人死了,在害怕战败而强行进化心灵契约的过程中遭受猛烈的反噬而亡,死状悲惨异常。

  大邱还真是个不好惹的。罗宏正在心里感叹,不过恐怕他此刻的处境也是不妙,毕竟,不知有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等待着愈灵人失去主人的那一刻,罗宏正看着一旁有些垂头丧气的黄伟晋感叹他也真是心大,明明自己几天前险些丧命,现在竟然只顾着担心别人。不过,听说自从托力的死讯传出以后大邱便不见了踪迹,只怕是凶多吉少……罗宏正心想,黄伟晋好不容易在这里交到了朋友,如今却又……罗宏正抬了抬手想要拍拍那人的肩膀,然而那手掌还未落下去他便收到了一封新的战书。

  那是一封来自猎人零九的战书。罗宏正蹙眉,鲜少有猎人跨属性挑战,除非这个人想要一举夺下学院全属性猎人最强者的位子成为出战猎人团的团长,可是,他明明记得零九似乎对能否出战表现的并不关心,上次高岳那件事他还算帮了他们,况且那个人在积分榜的位置上并不算多么突出,不知怎的,竟有胆量直接向他挑战......虽然如果零九挑战成功的确会因越级挑战获得高额积分而一举取代罗宏正成为出战猎人团团长候选人,但这样的可能性实在太微乎其微。

  罗宏正拆开那封战书,一个小小的木牌夹在薄薄的信封里,上面用黑色的字迹工工整整写着一个黑色的“战”字。是决战令。生战。

  罗宏正握了那枚小牌子站起身来,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却听见身旁人跟着也起了身,他顿了脚步,然后听见身后人紧急刹住的步伐。刚刚好的距离,没有触碰。

  “我跟你一起去。”罗宏正听见身后黄伟晋的声音,“再过三天就是截止日期了。这一战很重要,不是么?”

  “放心。零九在积分榜的位置并不靠前,他赢不了我的。你不是还在担心大邱么?乖乖在这里待着,或许他会回来找你。”

  “我不。”黄伟晋答的言简意赅,然后大步流星的向门外走去。

  零九挑战罗宏正的事情似乎在整个学院引起了轩然大波,罗宏正到达战书约定地点的时候,那里竟早已站了不少观战的看客。SpeXial的众人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见罗宏正黄伟晋两个人来了,微微点了个头相互示意。

  没有人想的明白零九弄这一出究竟是为了什么,毕竟,以本来就不占优势的实力去挑战一个拥有愈灵人帮助的最强火系猎人,怎么看都是一件找死的事。高岳隐在人群之中,心里犯着跟周遭众人同样的嘀咕。他看不透那个人,甚至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直到,他瞧见不远处那熟悉人影的出现。

  天上的日头火辣辣的照射着,约定的决战时间正是正午。零九裹着一身黑袍从远处走过来,面具下的一双眼睛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在他的身后,紧跟着一个人——大邱。

  原来是这样。高岳在心里吸了一口冷气,他忽然想起一个大家都忽略的常识——只要愈灵人愿意,他可以和不止一个人结下身体契约。如果零九与大邱早就是心灵契约的关系,那么,在主人的授意下,大邱可以轻而易举的骗过托力,假意与他结契,再在那人强行进化心灵契约时,与真正的主人零九合力,将人逼死。怪不得那日他那样笃定托力会死,高岳忽然明白过来,自始至终,最被看好能够夺下出战猎人团团长之位的托力,不过是零九手中的一颗棋子,从来都没被他视作威胁放在眼里。若是这样的话,零九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干掉托力夺下最强猎人之位,可是……罗宏正却出现了。高岳眯了下眼睛,所以零九隐在幕后的这一切算计都是为了针对罗宏正么?可他显然并没有成功,黄伟晋还好端端的待在罗宏正的身旁,以零九的实力,哪来的底气进行这种“赌命”似的挑战?

  高岳还没想明白,却忽的感知到场中风火的能量暴涨。罗宏正只低声答了句“应战”,一道透明的光罩便从半空中开始形成,将他和来人包裹进去,一同被包裹进去的还有消失许久的大邱。

  罗宏正盯着不远处并肩而立的两道身影,脸色沉了下去。大邱不是在杀死托力之后就失踪了么?为什么会跟在零九身后?难道零九使了什么法子跟他重新结契了?可只是缔结身体契约的话,以大邱那个反叛的性子怎么会这样顺从的跟到这决战结界里来?难道……罗宏正还没将这些问题都想清楚便受到了攻击。决战开场,然后,不消一会,罗宏正便似乎将一切都想明白了……

  他想起雪芙最初的叮嘱。在这里,不要相信任何人。

  他终于想明白了那个幕后之人想要的是什么,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人竟有底气向自己挑战。他想起那日零九的“好心提醒”,原来,他不过是在试探他是否真的与伟晋结契!

  ——又一次,他们中计了。

  从正午到日暮再从黄昏到黎明,罗宏正的所有攻击似乎都被人尽数化解了去,零九像是摸透了他的打法,根本不跟他正面交锋。风元素的攻击术法甚至谈不上凌厉,可那灵力却似乎源源不断取之不竭。如果说对上托力这种蛮干厮杀的对手罗宏正还能采取硬碰硬的战略险险取胜的话,零九的这种打法则恰是踩中了他的软肋,这个对手,明显想要耗死他。

  罗宏正瞥向负手站在结界最角落里的大邱,那个人脸色明明什么表情都没有,却还是聚精会神的盯着战场上的一切。这就是所谓的心灵契约么……不仅能够承继身体上的伤害,还能源源不断为契约猎人补充灵力,啧啧怪不得托力拼死也要试上一试……

  罗宏正走神的瞬间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十几个小时的连续战斗已经让他的灵力所剩无几了,可他的对手虽然看上去也有些狼狈却仍旧灵力充足,似乎隐隐还藏着杀招未发。“认输吧,罗宏正。”他听见不远处那人清淡的声音,语气里没有骄傲和不屑,甚至还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歉意,“即便是输了,凭你的排位,仍旧可以争取到出战猎人名额的。”

  罗宏正没有回话,只是加大了攻击的力度。然后又一次,他被对方灵力充沛的反击掀翻在地上,灰头土脸,呕出一口鲜血来。清晨的阳光渐渐明亮起来,观战的人们也得以更清楚的看见光罩里的景况,传闻战无不胜的罗宏正半跪在地上,身上是大大小小无数道剑划的伤口,淌着血,无一愈合。

  “怎么回事?”围观的人群开始唏嘘,“他的伤口为什么还不愈合?”虽说这罗宏正在往日的决战之后都是速战速决鲜少受伤,可他的愈灵人终归不是个摆设啊,除非……有人似乎反应了过来,“除非他们根本没有结契!”此话一出,越来越多的人们便渐渐明白了过来,他们想起往日罗宏正经历过的所有挑战,他好像从来没有让自己受过伤,这样想来,的确没有人见到过他的愈灵人为他疗伤……

  众人的目光从战场上抽回迅速落到黄伟晋的身上,这才发现,那个人正被十个人恰到好处的围在中间,仔细看过去,竟全是SpeXial猎人团的成员。看来,SpeXial猎人团应该是都早已知道此事,可令人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没有在知晓此事之后尽快下手争抢愈灵人呢?如今竟好像还是将人护了起来,真是一群,傻子……

  围观的人们还在心里盘算着日后怎样将这无主的愈灵人夺到手,便又听见战场中一句更大声的喊话,“认输吧。我下的是生战决战令,只要你认输,便可以平安的出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