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归来仍少年,历经岁月的坚守永存

抬头看了下窗外的天色,不到五点,南方的天空上已经出现了月牙清晰的身段,而西半天空还浸染着大片的橘色、残存着阳光的温度。

半生归来仍少年,历经岁月的坚守永存_第1张图片

光秃秃的枝干骨感地轻轻晃动在下午的冷风中,指头上还零落着三两个同样是橘色的柿子。

暮色渐沉的天色里,《霍乱时期的爱情》也已经读到了男女主人公的晚年。

写过《百年孤独》的马尔克斯认为,这是他最喜欢的自己的作品,所以在《百年孤独》后又将目光投向了这本名字略有低俗的书。

在宏大的历史背景里,男女主人公因为一瞥,开启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感情纠葛。

这段感情在霍乱蔓延的慌乱中开始,那时两人都是情窦初开的青涩,少不更事、惟有不羁的热情。

当身边的亲人、打发聊赖的过客都成过去,“流浪几张双人床换过几次信仰”,大家都已是耄耋之年,不曾熄灭的火焰在垂暮之年、熊熊燃烧起来。

恰如半生归来仍少年,在所谓霍乱时期的新忠诚船上,面对“我们这样来来回回的究竟走到什么时候”的问题,佛罗伦蒂诺·阿里萨终于将酝酿了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答案公之于众“一生一世”。

相比奶味十足的青春偶像剧、吊诡十足的完人君子形象,这本书更加真实、也更加发人深思。一切都会灰飞烟灭、管他曾经起高楼,惟有历经岁月的坚守永存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