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霸道总裁爱上我13

章三阳看到陈康乐坐在地上,周围是一叠相册。

“你站在门口干嘛?”陈康乐没抬头,手上翻着相册。

章三阳默默把门关上,走到陈康乐旁边,“老板。”

陈镇江合上相册,眼里看不出情绪,“最近手头上的工作处理的怎么样了?”

“每天都有和公司里的人联系处理。”章三阳老实回答。

“我总觉得很久没有看到你了。”陈康乐淡淡道,“你在躲着我?”

章三阳摇了摇头,原本就无辜的大眼睛眼神带着一丝丝惊恐,“我没有”,不敢看着陈康乐,“我为什么要躲着你呢?”

陈康乐突然站起来,眼神盯着看章三阳,想从她的脸上读出一点情绪,显然他成功了。“哦?是吗?没有就好。”

“老板,你叫我过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章三阳长呼一口气。

突然窗外一道闪电了,章三阳吓了一跳,紧接着雷声轰隆隆,好巧不巧,这时候家里也停电了,房间里陷入了黑暗。

“章三阳?”陈康乐试探性地叫了他一声。黑暗中陈康乐看不太清,“嗯?”章三阳坐在地上,用手环住膝盖,埋住脸发出闷闷的声音。

“你在哭吗?”陈康乐在空气中摸了摸,摸到了章三阳的头,走过去靠着她坐了下去。

章三阳像一只小猫蜷在那边,声音颤抖,“我没哭。”

陈康乐继续摸着章三阳的头,“你也怕打雷啊?”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章三阳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按掉了。

“怎么不接?”陈康乐看到备注是爸爸。

章三阳抱住小腿的手更紧了,“别说了。”

陈康乐蹲了下来,用手拍着章三阳的背,“和你讲个故事吧。很久以前有一只小熊,他刚刚出生没多久,爸爸妈妈因为要一直出去砍柴,所以就把他送到很远很远的爷爷奶奶那里。小熊有时候很羡慕村里面的其他小动物,小狮子有爸爸妈妈,小狗也有爸爸妈妈,而小熊只有爷爷奶奶。”

“有一天啊,小熊的妈妈来看小熊了,小熊看到妈妈很高兴,一把抱住了妈妈。可是妈妈告诉他,妈妈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了。小熊问妈妈为什么要去很远的地方啊?小熊妈妈告诉小熊,因为妈妈身体有时候会很痛。”

章三阳听着陈康乐讲故事,逐渐放松了下来,“小熊妈妈生病了啊?那小熊爸爸为什么不和妈妈一起来看小熊呢?”

陈康乐顿了一下,“因为小熊爸爸有了新的小熊妈妈,还给小熊生了一个小熊弟弟。”

“那小熊妈妈不是很伤心吗?!”

“小熊妈妈是个很隐忍的人,她没有告诉小熊。她只是说,只怪自己不能一直陪小熊爸爸了。小熊妈妈临走前,告诉小熊要加油,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然后小熊妈妈就变成了一张挂在墙上的黑白照片。”

“小熊一定很难过吧?”章三阳在黑暗中看着陈康乐,读不出他的情绪。

“其实小熊没有很难过,他当时还不知道死亡是什么东西,只觉得小熊妈妈很想念小熊爸爸。”

“那小熊爸爸在干什么呢?”

陈康乐冷笑一声,“小熊一直以为小熊爸爸在忙着赚钱没有时间陪伴家里人,直到长大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真正的一家人过得很幸福。章三阳,你觉得小熊是多余的那个吗?”

“小熊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吧?怎么才算是多余的那个人呢?”

“。。。”陈康乐摸了摸章三阳的头,“电路怎么还没修好,我给阿星打个电话。”

“阿星今天晚上好像陪镇江出去玩了,镇江也在家里闷了好久。”

“孙妈也不在吗?”

“恩,她说今天要回家一趟。”

“那我去看看电路表吧。”陈康乐想起身出去看看,被章三阳一把抓住,“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不想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陈康乐打开手机点亮了手电筒,“走,一起去。”

黑暗中的章三阳紧紧抓着陈康乐的手,偌大的别墅晚上看起来十分恐怖。

“应该是保险丝断了,”陈康乐用手机照了照电表箱。

“啊!?”章三阳看了看手机,“居然已经晚上1点了,这个点也找不到电工了。”

“恩,早点睡吧。”陈康乐拍了拍章三阳的肩。

“。。。我一个人”,章三阳抓着陈康乐的手。

陈康乐耸了耸肩,“那我可不管你啊。”说完走向自己的房间,章三阳抓着他的衣服跟着一起走了进去。“喂喂喂,你干嘛?我可要睡了。”

“不行,今天晚上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这次不怕我非礼你?”陈康乐躺在床上,故意使坏问道。

章三阳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往被子里一钻,闭上了眼睛。

陈康乐看了眼身旁的章三阳,脸上控制不住地露出了微笑。

“老板,我觉得有时候感觉你一点也不像是个冷酷的人。”章三阳把被子盖过了头。

“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虽然平时你对我一直凶巴巴的,但感觉你还真的挺照顾我的,又给我讲故事又安慰我的,总觉得像是戴着一个冷酷面具的热心肠。”

“呵,你就是一个小没良心的。”

“以后唯老板的话是从。”章三阳从被子里伸出4只手指,“我发四。”

“你也就嘴上说说。”

不知道怎么一阵困意袭来,闻着被子上陈康乐的味道,章三阳意外地睡得很好。


这夜过后,章三阳早上醒来,陈康乐已经不见踪影。章三阳蹑手蹑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

“三阳~”陈镇江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

“干嘛啊?我在洗澡!。”章三阳一边洗头一边喊。

“行行行,知道了。”陈镇江看了看章三阳的床,“你这家伙现在早上起来都会铺床了啊?”

“与你无瓜。”

“算了,一会再过来找你。我去看看我哥在干嘛。”没等章三阳回话,陈镇江已经出去了。章三阳突然想到,陈康乐有点强迫症,房间东西的摆放都是有固定位置的,当然也包括他平时的一些习惯。

陈镇江不一会就过来了,“三阳,真的奇怪诶?”

章三阳在吹头发,“怎么了?”

“我哥今天居然没有铺被子?”

“啊?”章三阳装傻,“大概太忙了吧?”

“不可能,我和我哥住这么久,我从来没看到他哪次早上起来不铺被子。虽然说家里一直有阿姨打扫,但是他的房间总是维持着那种样板房的味道。刚刚我过去,居然房间里没人但是被子是乱的,你说奇不奇怪嘛?”陈镇江顺势往章三阳床上一躺,“不过你这家伙也挺奇怪的,平时就没见你铺过被子,今天起这么早,还把被子铺好了。”

章三阳咳嗽了一声,“你今天早上回来的?”

陈镇江把脸埋在章三阳被子上深吸了一口,是女孩子软软香香的味道。“我好困,让我躲在你这里睡一会,要是孙妈知道我昨天晚上没回来,肯定又要念叨我了。”

“孙妈和你感情这么好啊?”章三阳吹完头发,往沙发上一坐。

陈镇江翻了个身,“是啊,小时候我爸我妈和我就住在这里。孙妈那个时候就在家里帮忙了。”

“诶?那你哥呢?”章三阳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第一次见到我哥的时候,我都忘记了,他好像一直都是那个表情,没见到他有过其他的情绪。”陈镇江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章三阳突然想到,昨天晚上陈康乐叫她过去的时候,在翻的那本相册里,是陈镇江和他的爸爸妈妈。

正确来说是陈康乐的爸爸和陈镇江的妈妈还有陈镇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