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恰十年

逝去的老院

前几日,弟弟在群里告诉我们:老家的院子刚刚被推毁了……

遥想十年前出嫁日,院子里北边和东边的房子约莫刚起了地基,那会儿还不能称为老头老太太的二老,一面忙着给院子里的和泥灰的工人加水,一面还张罗着给接亲的队伍倒茶。我大概是盘坐在昏暗的“闺房”里,没有合影,也没有仪式,迷迷瞪瞪的,感觉前后脚也就个把小时就已经奔赴在成亲的路上。唯一印象深刻的是老爸赶到车队跟前,再次确认了一下送亲人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十年间,西边和南边又起高楼;十年后,一个被生生修成了天井格局的小院,在拆迁的大流中轰然消失殆尽。家里的零碎能留的粗枝大叶的寄存了一部分,一些不敢细想的小物件可能自此就溟灭了,纷纷扬扬匆匆忙忙,然后就永远没有然后了。自老爸离世,总觉得秦安已经陌路,至这次,才真的成了回不去的过去……

恰恰十年,总想写点什么,譬如时光荏苒,再如儿女情长,或者感恩感怀……然而懒于动笔、无从说起。所幸年初预定了一套家庭写真聊表纪念,镜头里除了徒增的年岁,还多了些许“份量”:一则体态颇为丰满。穿嫁衣留念的想法干脆没敢再提起来尝试,更是反复叮咛修片小姐姐务必要拿出“美颜”的技法和力度,方能骗过自己;二则两个小女儿懵懂可爱,在挑选她俩照片的时候几度难以割舍,为了避免选成儿童成长纪念册,只能腆着老脸把家庭合影的占比一增再增。

总要总结展望点什么才能说服自己:十年间,貌似在心底给生活目标订过一个“安”字,现在想来基本上已“安”,期间还企图“从容”,现在看仍然慌慌张张。那下个十年,就订“从容”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