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个肉

昨天中午,我和卞卞去北苑拿快递吃饭,没出门前,大脸说帮她带两个肉末茄子的包子,安蕊半坐起,说:“三个肉。”我总有一种王者荣耀的即听感,每次我用庄周的时候,别人就会说让我换个肉。当我去拿她们饭卡的时候,安蕊又重复了好几遍“三个肉两个茄子”,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三个包子应该吃不饱嗷。所以在食堂里,我与卞卞就开始争执到底安蕊点了什么,为此还特意call她以确定她是醒着的,再发消息询问。原来,确实是安蕊三个肉,大脸两个茄子。我在喝雪梨红枣汤,看见里面有银耳,一本正经地告诉卞卞,银耳是一种花。当时,卞卞都惊呆了,要不是她知道银耳不可能是一种植物,估计会选择听信我吧。

下午,三人去商业街吃饭。看菜单的时候,我说:“来个肉。”大家尽兴地吃排骨,推杯换盏,肉饱饭足,打道回府。

回寝室,我正在打游戏,安蕊便邀请我们出去跑步,行,等我打完这一局,马上就要输了。于是,我让蕊和大脸先下去,在操场碰面。哎呀,咋还有救呢,稳住我们能赢。这一局一时结束不了了。安蕊视频电话过来,拒接。又发消息让我带上羽毛球。定是她看到一楼的小姐姐们在楼下打球了,刚刚从商业街回来,我就有看到,原来你还在这里。

终于打赢了。还挺励志的嗷。我和卞卞下去找她们。抄近路从杂草丛生处爬上去,绕着操场跑,我大声喊一句“小心心”,自己也觉得超恶心,不再呼唤。一定是绕行的方式不对,你想想我们做的物理题目,两个飞船绕地球,多久再相遇。要把追击转化为相向而行不就快得不是一星半点了。

“小心——”

“谨慎——”我与卞卞就这样晦涩说着。蕊打来电话,说是在入口处等着我们,可我们是抄近路来的呀,压根儿没经过入口处。我那么大声叫“小心心”,你都不敏感的嗷。戴什么耳机!

跑了三圈,我和蕊去打羽毛球,不见小姐姐踪影,我想为她们点播一首《伤心太平洋》,我回来你已不在~

那就两个默契度为负的人打球吧,安蕊说:“哎呦,一日不见,打得还挺高哦。”你还不知道我吗,忽近忽远忽高忽低。

“想让你接不到还不容易吗?”

打了不到两分钟,便无兴致。偏偏还要怪风儿轻不适合打球。正好碰见大脸和卞卞一起往回走。安慰自己道,今天的运动量够了。

和大脸坐在一起看刘一男直播如何分解记单词,画面还挺感人的,即使网速不好仍不放弃学习。我的天,大脸竟然看起了帅气小哥哥的直播,小哥哥怎生的这般好看,比不露脸的刘一男好多了。两个沉迷美色无法自拔的人抱在一起在小哥哥直播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看快十点了,我蚂蚁森林的能量一定被偷了。那可是我辛辛苦苦运动得来的啊。哦,我应该想着学习。

于是出现了这一幕——

寂静的爱要发寝室,都躺在床上没动静,我:“起床啦,小宝贝~”

卞卞:“你越来越……”

“怎么……”

“你自称小羊哥哥也就算了,小宝贝是什么鬼,谁比你小。”

“你啊。”还有大脸也比我小。

“我虽然比你小,但是我比你壮。”

起床!吃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