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疯斯人

向北,塞外旷野的青草恍若仙踪,孤独就是上天赐予的味蕾,偶尔也会用它来撩拨无尽的长空。来不及观赏一路芳华,只想去极地挖煤。有人因世故而冷漠,有人因天真而伤冻,等挖到了矿。世界就能恒久燃烧,脸颊就能永远绯红。屏蔽狂言的日光,偏去侵蚀呈亮的锁链。谁的脑海里有一只乌鸦,要不停地驱赶节奏并畏惧前途。赶紧往梦里塞进幻想,可只有疲倦进入眼帘。留在人们心上的,都是有意无意的偶然。每天傻笑一遍,便可以模糊时间。拼命地踩着脚踏板,从夏天到冬天,我已经快成闪电,而彩虹依然无法追赶。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