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

兰欣回过头觉得面熟,想不起在哪见过,努力搜索着记忆,青书哈哈地笑着,说着公交车上的一幕,兰欣才想起。

兰欣介绍了自己,最后一脸苦逼地望着桥下如水的车流,青书告诉兰欣,他原来的工作也是和兰欣差不多,每天加班,特别年底加到发疯,整个人精神状态是颓糜的,整天昏头脑胀,后来干脆辞了职,加上手头上存了一笔钱,于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兰欣崇拜地看着他滔滔不绝的样子。

青书说,他刚开始宅在家时也是不习惯的,要忍受着无止无休的孤独寂寞,没人交谈的抓狂,工作上有了成绩可以一整天信心满满,工作不顺时几天都如在黑暗中,所以辞职不辞职一定要想好,不能盲目跟风,兰欣听了这么多,挺欣赏青书的勇气,两人聊了许多。

回到家,兰欣想着青书的话,打电话给加梅,加梅丧丧地表示,自己也有过辞职的想法,但现在不能,两人又聊了别的,兰欣问加梅,进行得怎么样了?兰欣说,一直躲着不肯见面,兰欣又说几句俏皮安慰的话挂了电话。

加梅忙着手中的一份设计,又想着和男朋友能保持热度工作时不专注,交上去的样本被退了回来,又挨领导的一顿批,哭着告诉兰欣,她不想干了,兰欣安慰着她让她稍安勿躁挂了电话,望着楼外林立的高楼大厦每天如蝼蚁忙碌的人,陷入思考中。

有许多人他们也拼命地忙过,生活一踏糊涂焦头烂额,最后选择了顺其自然总是拖延的人成了拖延大师,妥协天才,闲鱼精英,回笼觉艺术家,熬夜脱发代言人…他们都选择了另一条路,只有适合自己的或许才是最好的,脑海中浮现青书的话,她不由地有了想见他的冲动。

哲和加梅保持着联系,聊天的时间消耗着他的耐心,有些事不得不推后完成,虽然他有时也等着她的电话,闲聊后便是更深的空虚和寂寞,手中的工作还可抵挡,还有更多的黑夜白天,所以他买来一些书读后,自己写一些笔记心得,坚持有一段时间了,加梅问他每天忙些什么时,他说工作上的事,他不想把自己全盘托出,含糊其词常让加梅气得挂了电话,可隔不一会又打了过来。

他还是会想起兰欣,不知她过得怎么样了,那是他心底无法言说的痛,他望着黑夜中的万家灯火,心中难以平静,稍停了会又回到桌前继续看书。

兰欣打了电话给青书,兰欣到时青书已在楼下等候多时。

青书热情地打着招呼,兰欣有些羞涩地望着别外。

兰欣一身咖啡色的修身大衣,灰色的丝巾身上的香味让青书一时走了神,兰欣打趣地嘲讽他,就这样站着也不让人家进去坐坐,青书慌乱地点着头。

推开门,兰欣呆了。

一屋子乱七八糟的东西摆得到处都是,书,衣服,杂志报纸鞋袜子,桌上摆着吃过的碗,残存的方便面,喝了一半的饮料,东倒西歪的啤酒瓶子一派狼藉,青书忙着收拾起来,一边眼的余光瞅着兰欣,兰欣皱着眉也帮着收拾起来。

青书让兰欣坐会,自己蹲在电脑前继续未完的工作。

兰欣看到青书的生活原来是这样的不寒而栗,立马打消了辞职的念头,至少现在自己还没有迎接那种生活的决心,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起来去看青书忙些什么。

青书在电脑前绘图,一连几天总不能让自己满意,一直改了又改,那边催着要印刷上版面,兰欣看帮不上什么忙坐了会,又怕影响他就告辞了。

在街上兰欣胡乱地逛着,来到一家商场意外地看到了加梅和不辞而别的哲在一起,一时百感交集感叹造化弄人,他们也看到了兰欣。

加梅忙着欲要介绍,哲说他们认识,加梅尴尬地不知哲就是兰欣的前男友,为了避免尴尬场面借故先走了。

兰欣干静地看着有些憔悴的哲,知道他的情况定也不济就没多问,两人静静地坐着不说话,哲比过去话少了许多只是干笑着。

路上的行人如织行色匆匆,坐着看着,两人相视一笑,觉得从未有过的夯实和满足。

风吹过树梢,一群鸟飞上天空,阳光的金色涂抹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