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明的爱情(三)

姜波去福建的时候,芳明也有七个月的身孕了,姜波不在家,芳明一个人住着有些害怕,就去姐姐家住了,因为走的匆忙,阳台上的窗户忘记了关,第二天芳明回家拿东西的时候,发现家里进贼了,电脑没了,五个小猪储蓄罐没了,抽屉里面几百元现金也没了,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芳明倒也没有慌乱,只是静静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把家的门窗都关好,又回姐姐家了。

怀孕的辛苦和每天忙碌的工作,芳明也没精力想的太多,半个月的时间过去,姜波回来了,跟姜波一块回来的是一大卡车牛仔裤。

看到姜波在找人帮忙卸车,芳明心里也有些好奇,是怎样的衣服?毕竟女人对衣服是比较敏感的,好不容易等到卸完车,姜波拆了几袋子,芳明凑过去看了一下,全是牛仔裤,各式各样的。

很快芳明看出了问题,裤子尺寸都偏小,平均尺码二尺,南方人都偏瘦,而北方人呢偏胖,他们腰围的平均尺码得二尺三,就连最基本的事情都没搞清楚,还有勇气拉了一大车的货回来?而且仔细观察,牛仔既不像全新的,又感觉不到哪里有穿过的痕迹,那一刻,芳明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滋味,也没有勇气往下细想,只是觉得浑身的力气好像突然间被抽走了。

等姜波忙完,吃晚饭的时候,芳明问姜波:“你知不知道,你进的裤子,尺寸都偏小,适合在南方卖,在北方是很难销售的,你打算怎么卖?”姜波说:“到时批给那些倒腾衣服的中间商就可以了。”听闻此话,芳明心想,只要不用家里的钱,自己每个月都有工资,最起码的生活有保障,姜波愿意折腾,就随他折腾吧,不管了。

几个月过去了,芳明的儿子出生了,芳明并没有因为儿子的降临,有太多的欣喜,她心里喜欢女孩多一点,在孩子降临的最初日子里,孩子总是哭闹,芳明有些不太适应,照顾着孩子,奶水不够,芳明宁可给孩子喂奶粉,也不勉强自己吃一些容易下奶的汤汤水水,很多母亲为了孩子能够有口奶吃,猛劲的吃,芳明没有这么做,就由着自己的性子,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奶不够就喂奶粉,一个新手妈妈,还不懂得如何做一个真正的母亲。

倒是姜波在芳明生孩子期间对芳明照顾的细致入微,晚上孩子饿了哭,芳明总是踹姜波一脚,姜波总是揉着惺忪眼睛赶紧起来伺候儿子,给儿子换尿布,喂奶粉,芳明吃饭虽然挑挑捡捡,但姜波也是想尽办法的换着花样给芳明做饭吃,孩子哭个不停地时候,也是姜波抱着孩子在屋子里不停地走,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洗那一大堆的尿布,毫无怨言……。

姜波做的一切芳明都看着眼里,但她从未为之心动,在她的概念里,姜波即便做的再多,也无法抵消他曾经的过失,真正的从心底原谅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芳明在等待什么?又试图在证明什么?所谓的自尊与心底的虚荣,理想和现实的反复纠结,让她画地为牢,自欺欺人的在自己的世界里,时而像长了翅膀的天使,时而像地狱里怨艾的游魂,她希望有一道缝隙,让她能够挣脱牢笼,能够救赎自己的灵魂,能够回归到一个正常的人……。

转眼芳明月子已经做完一个多月了,经过两个月的相处,芳明也越来越喜欢自己孩子了,她细心的照顾着孩子,看着孩子每天一点一点的变化,她跟所有的母亲一样,虽然辛苦着,但心里却充满着欣喜。

不知道姜波用什么方法,竟然把牛仔裤都处理完了,姜波拿着挣到手里的5000元钱,硬是拉着芳明去商场,给芳明买了一条项链,一分没剩,项链带在芳明的脖子上,在商场如同白昼般灯光的映衬下,闪耀着光泽,姜波望着芳明,眼睛充满了爱意。那一刻芳明好像突然有一点一点明白,姜波其实一直想证明自己,姜波心里是爱她的,只是男人与女人的生理差异的原因,所表达的方式有所不同,而人人又都习惯自己惯性思维,以自己的局限性的认知,判断着一切。芳明想到此,不禁自问,难得自己太过于偏执了?


时间匆忙,只是写了寥寥数字,心中不免有点歉意,芳明的生活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她和姜波的爱情还要历经多少的考验与曲折?请关注《芳明的爱情》的朋友们耐心等待我下次慢慢叙说。

晚安!亲爱的朋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