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2020.7.27,晴,凉爽

昨夜刚下过小雨,但是伏里的小雨徒增闷热。

前阵子高考的中考的刚结束,这届的考生真的太难了——赶上疫情,推迟考期,网络授课,家长们为了考生有个好成绩,即使再迷信也要讨个好彩头,如放生。

放生本不是一件坏事,只是放生的物种,时间,地点……有人将海水鱼放生淡水中,有人将毒蛇放生公园的河里,有人将毒蝎放生有人居住的墙根下,还有人将家养的动物放生野外,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放生还是杀生,或者纯粹让狩猎者饱餐一顿,或者扰乱生态平衡被警察叔叔教育一顿,或者等待某个时刻将灾难电影现实话(如水资源污染导致铁线虫入侵这般)真的是不作不死。

就像作者说的,放生不应该是一件刻意的行为,它应该是一种偶然的,发自内心的,如让不小心飞进屋里的鸽子离开,解救被潮水冲到岸上濒死的鱼,告诉孩子用放大镜烧蚂蚁是一种残忍的行为,这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放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