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守护自己所爱?还是隐忍割舍?

2019年6月4日  星期二  晴间有大雨

        今天,在520成长迹社群中看到两位宝妈关于孩子的玩具分享的案例:

勇敢守护自己所爱!

    其一:芊芊妈的”尊重孩子,请先尊重孩子的物权”,写到孩子有很强的物权意识,不轻易分享于新人,也不会抢夺他人之物,尊重彼此。感知到芊芊是拥有很好的独立意识和自主权的,我个人很喜欢,她很有力量去守护自己所爱

隐忍割舍自己所属!疼!!

      其二:Amy的“送人玫瑰,到底是手有余香还是心有难过?”讲到爸爸以“送人玫瑰,手留余香”的故事说服哥哥送出自己的风车,换来哥哥一直的不快乐。哥哥是委屈的,他对自己的风车没有了自我决定权,被决定被处理了,割出了所爱,心,该是疼的。

尊重孩子的物权意识,让孩子自己作决定!

        回顾,关于孩子的物权意识,我也有过几次经验:

        第一次:我该把决定权给回孩子!

        在女儿两岁多时,堂姐来我们家玩,非常喜欢女儿那个电动灯光舞者(冰雪奇缘大公主),她就一直跟女儿说送给她行吗?见女儿没应答,就转向问我。

        我当时见女儿好像有点懵,她好像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做,就本着想保护女儿物权不被侵犯,担心她无法守护自己心爱之物的角度拒绝了堂姐:“对不起,妹妹也是刚得到这份礼物不久,她还想玩呢。你让妈妈给你买一个好吗?”

      这是基于我之前在看书过程中了解过的一些知识:对于两三岁的孩子来说,刚刚建立物权意识,他/她还不懂得分享的概念。

        所以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们帮忙做主,就这样拿走了她的心爱之物,待她回过神来,会不会很受伤害?

      后来堂姐在回家的途中一直念叨让她的妈妈给她买回一样的,没多久,嫂子便买回来了给她。在这期间,我因拒绝堂姐而感觉到愧疚,也在反思,为何不让她们自己去沟通呢?

        所以这件事给我留下的经验就是:我不应去干预、去代替作决定,而是应该交给孩子自己去沟通解决,我可以让堂姐再多与女儿沟通征求她的同意,若女儿真的不同意,我再来做堂姐的工作。如果女儿同意了,回头她想起又不开心了,我也就可以让她自己认识到”我们是需要为自己作出的每个决定负责任的”。

      第二次:尊重孩子的决定,不强迫!

      一天,女儿得了三个不一样的小红花,贴在手上,在小区玩时,一个小妹妹看上了这小红花,我鼓励她自己去问姐姐要,但女儿说她三个都是不一样的,不想给,等下回再有了,再给妹妹好吗?然后我们就跟小妹妹一起沟通。沟通结果,感觉似乎是个愉快的约定,散场了。

        第三次:兑现约定,快乐分享!

        隔了好长一段时间,女儿放学回到小区,再次见到小妹妹,她果断地撕下自己手上的小红花送给了妹妹,然后一起欢快地蹦哒起来。

        如今观察女儿,大部分情况下,她都很愿意与他人一起分享、共享,如玩具、食物,自行车,或正在玩的秋千等。也有了大家排队、轮流玩的概念。但不管如何,当她不愿意时,我们尽量不强迫。

      当她想得到别人手里的食物,或想分享他人的玩具时,我们也是鼓励她自己去沟通。日常,也会培养她若想得到别人的一些东西,需先征求他人意见,得到同意才可以拿的意识。当别人不愿共享时,她会沮丧而回,这时我也会安慰她、抱抱她,然后,她会慢慢从这失落的情绪中走出。

      有些学者的观念:对于分享的培养,不应是以道德品质层面去教导,而是作为行为习惯去引导。我比较赞同这样的观点,如今的社会,我们似乎总容易拿道德层面来评论、批判。但殊不知,这样容易让我们压抑,因为有些东西,似乎并不是我们内心真正的意愿,所以这种情况时,我们并不开心。

      针对这点,不知道大家又有怎么样的观点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