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友情】25岁那年,我在工地写诗,遇见了……

作者:曲樑

25岁——一个有些敏感的年龄。仿佛过了这个年龄就不是小年轻了,仿佛这个年龄不结婚就该千夫所指千刀万剐,仿佛这个年龄再混不出样子这辈子就成了这个屌样。

25岁那年,有的朋友升职加薪了,有的朋友辞职创业了,有的朋友喜结连理了,有的朋友早生贵子了……我,哪个也不沾边,我特么混到工地去了,在草长莺飞的阳春三月。

其实压根就不该把派到工地的消息告诉任何人,尤其父母,因为,即使说了没卵用,反而被人看不起,或者让亲人徒增烦忧。

可是,一时迷茫得不知所措的我,还是给父母还有在庄里的朋友说了……于是,批判和担忧接踵而至。

上司不留情面地批评说,你呀,没救了,这辈子就这样了,没人能救得了你!赶紧学点手艺吧,要不然,以后养家都成问题!(听闻此言,五内俱焚)

父亲埋怨说,你被派到工地,肯定是因为在办公室没有打扫好卫生,或者没有给领导送礼。

母亲说,你还没对象呢,下了工地,晒得黑黝黝的,可怎么谈对象呀?(太黑了,的确不体面)

Uncle说,痛痛快快下工地吧,用两年时间,脱胎换骨。(下田野只能变得蓬头垢面,土气不堪,能脱成什么胎换成什么骨?)

好友根根说,你完了,在好岗位不知道珍惜,再表现不好,看你往哪儿去?

好友飞哥说,唉,你今年25,你还有两年……(还有两年——是什么意思?两年再混不出样子,是不是就成天涯沦落人了?)

办公室接我班的新人来了,把岗位交接给新人,然后我在办公室就成多余人了。有时候,隔几天不来也没事。于是,就在网上投了几个简历,看看外面有没有什么好的工作,万一有了,大不了把这儿辞掉。咱又不是除了工地就无处可去。

可是比较来比较去:如果辞职,那么生活成本一下子会高很多很多:租房,得七八百一个月;吃饭,每月一千多。再加上乱七八糟的费用,真是入不敷出……想想在石家庄当个工薪族,真够苦逼的。还是下工地吧,至少提供食宿,除了基本工资还有一些微薄的补贴,多少能存些钱。

下工地之前的那段无所事事的时光里,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伤感的诗词:

“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

也许是受前专业影响(尽管我已经背弃了那个专业),也许是心灵需要,也许是真的要迈向“穷愁诗人”的行列了?

那年4月初一个春和景明的周日,飞哥和我一块坐公交到了黄壁庄。那一程的陪伴,让我深深感受到:在你落魄时候仍然不离不弃的朋友,一定要永远珍惜!

路上,飞哥笑呵呵地说:“到了那边,好好改造啊!”呵呵,我成了被“朝廷”发配的犯人了。

工地的日子就是那样:风平浪静,波澜不惊,甚至有些沉闷。如果不用诗意的眼光看待这些平淡无奇的东西,真的感受不到任何乐趣。于是,我尝试转移注意力,放飞想象的翅膀,学写现代诗。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卓然老师、荔枝fm“早春韵律”、“静待花香”、“玥瑄”,他们非常用心地把我的拙作制作成了mp3。在荔枝fm搜索:曲樑,可以找到。

写诗的爱好让我收获了很多乐趣,也抚慰了烦躁不安的内心,更重要的是,遇到了“文字友情”的众多文朋诗友。在那个网络社团里,大家虽然未曾谋面,但因为兴趣相投,所以凝聚力非常强,群聊很热闹。写诗的爱好,保持至今。

只不过,总有人对这个爱好有一些误解:“你写诗能挣钱吗?”这个问题很没水平!爱好就是爱好,能挣则挣,不挣就当玩了,干嘛非得功利化?有些人把抽烟当做爱好,试问,他会指望抽烟挣钱吗?写诗这个爱好,比抽烟要健康一些,而且,更有利于结交到很多兴趣相投的文朋诗友。如果以写作来挣钱,你会失去这个乐趣,你会感到很累!

25岁那年,让我永远铭记:忘却初心是多么可惜!随波逐流是多么可怕!没有梦想是多么可悲!

不过还好,那个工地半年就结束了。那半年,我学到了很多考古作图的技巧,比在原来的岗位上感觉收获更多。在这个单位,就是要多接触业务领域,否则,就沦为打杂的了。

那半年里写的几首小诗:《怀念那些纯净如水的时光》《趁着年轻四处走走吧》《那些像风一样的承诺》《画梦》《在文字的世界拓土开疆》,是自我感觉蛮不错的几首。在这里,分享给各位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同时也告诫大家:在职场逆境时,一定要调整好心态;一定要选择好职业定位,避免遭遇巨大的迷茫!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