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自己

好久没有认认真真写点东西了,也不是没有去思考,只是感觉脑袋中的东西太杂乱无章,不知从何说起。既然没有主题,那就回头看看自己。

今天初四,刚过完最后一个可以得压岁钱的春节,除了感到时光飞逝,心里还有些舍不得。我交了一半压岁钱给妈,剩下的便是我的秘密基金。下一个目标应该是要去国外了,去试试我苦练多日的口语怎么样了。

曾今年少,爱聊旅行。刚刚和一个高中的老朋友偶然聊起了旅行,三言两句间,我便发现我俩对于这一活动的看法完全不同。我非常理解她,这是时间和环境的必然,不同的大学四年生活对我们的改变真的不少。她不明白旅行有什么魅力,她认为旅行不过就是去一个地方拍拍照,发发朋友圈而已。我笑了笑,耐心给她解释。说起旅行的意义,我又可以写一篇文章了,长话短说就是,旅行可以帮助我们打破时空,去看看不同人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看到生活的无数可能性,看到自己的巨大潜力。关于拍照发朋友圈,我觉得这也仅仅是不同人不同的表达方式而已,人们总是想要留住并分享那些美好的东西,而这20世纪的新发明照相机和各种社交媒体无疑成了我们最大的帮手。我做了一个假设,如果我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待在一个地方,譬如大理,我肯定不会每天拿着相机喀喀喀,因为我可以用身体的各个部位慢慢感受,只可惜现实中我们大多数只有几天的空闲时间可以出去走走。

曾今年少,总有很多“自以为”。我记得大一刚来学校的时候,自以为什么都应争个输赢对错,而时常把自己弄得进退两难。后来我才慢慢发现,世界上和自己观点看法价值观不同的人太多了,有的事情就不应该较真。以前自以为“见人说人话,见狗说狗话”完全是阿谀奉承,现在觉得这只不过是做“社会”这道数学题是的简便算法而已。以前自以为笨鸟先飞总会成功,现在发现确实是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而且在这个多元社会中,起跑线本就不一,成功的标准也不一,想好自己的选择并对其负责便是。前几天和同学们讨论工资,发现文理科工资真的差一个等级,我们专业毕业在重庆的基本工资只有3000一月,就算是去找新媒体运营、旅行规划、人资等工作,也就3000-6000一月,而我们很多学计算机、软件工程、工业设计等等专业的同学出去工资高很多。我发现我们班上还有很多学霸直接都保研名校了,再去深造。我开始思考自己的专业——社会工作。以前总觉得这个专业对自己思维模式的改变还是蛮大的,也学到不少东西,现在想起来却不然。思维模式也许变了些,但是好像从大二开始,我上课的很多时间都去看课外书了,课堂上认真听讲的人也就几个,其他很多人都玩手机。

既然老师给不了自己想学的,我就自学。我学摄影、学后期、学吉他、学舞蹈,以前听同学说俞敏洪看了很多书创办了新东方,我就开始给自己制定看书计划,一直坚持看各类书籍,现在虽然没有看成创业者,也看成了半个编辑。除了看课外书,自己好像也逃过不少课,当然,没有去约会啦,没有去打游戏啦,也没有在寝室看剧,我选择了去旅行。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没钱没时间,都没有想过自己能成功去到想去的地方旅行。不做一件事的借口太多,而我总喜欢做一件的原因。所以,挤一挤,攒一攒,什么都有了。海南骑行也是影响我做出这些决定的重要因素,一来爱上了旅行,看到了自己的无限潜力,二来爱上了旅行中的人,那年十八,情窦刚刚初开。

爱情无疑是我们这个阶段的年轻人最喜爱谈论的话题,每次三五同学聚会,总会先把各个同学八卦一番再开始叙旧。我觉得该在合适的阶段做合适的事,大学就应该谈谈恋爱。我是一个很难爱上别人的人,但是用我们老师的话说:“大学没恋爱,肯定是没有放开。”我的朋友圈还是很多元的,遇到的异性也不少,可能是自己没放开吧,几乎没怎么动心,除了他。

听市面上的很多情歌,都你死我活的,情到深处最易伤。我对他的感情真的很单纯,只是淡淡的喜欢,我感觉他就像是一个悬疑小说,让我一直非常想去探索。从来没有想过和他成为男女朋友,只是想和他一起旅行或者做一些其他的事,大家还是可以过着各自的生活,互不打扰。我想要的关系是两条偶尔交叉的波浪线,如果我是男生,这应该就是一种兄弟情,如果我是女生,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暧昧不清”。大人告诉我,成人的世界里面没有无缘无故地对你好。所以,有一段时间,我一直都想不清楚我和他的关系,还尝试过逃避,结果只是把事情弄得更糟糕。偶然有一次看见一个朋友写的一篇文章,是关于轮回的。如果真有轮回,我上世和他肯定是冤家,所谓冤家路窄,这世总觉得欠他什么,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关心他。有人说这就是暗恋吧,可我觉得也不像,我曾经给他说过我喜欢他……然后也没有什么然后了,之后虽然还是发生了点小闹剧,但两人的关系还是那样,他依然高冷,我依然热情,只是联系越来越少罢了。最近,偶然得知他有女朋友了,而且还误会了我和他的关系,这时我才猛然发现自己好像不能再这样单纯地把他当成悬疑小说了。时间和空间能改变的确实比我想象中更多,没有了当时的激情和傻气,我告诉自己,勿忘年少时感动过自己的东西。我把海南骑行的素材重新拿来做了一部两年纪念片,说实话,真想那时的他们和那时的自己了。

说说工作吧,每次打开应届生招聘网,总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么多信息。别人想要我有的,我好像没有,自己能做的,好像又没什么兴趣,而且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用了很长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始终无答案。这时,我想到了“信仰”二字,想起了在拉萨转经的人,想起了80年代电影中的热血青年。没有信仰,很容易迷失方向。邻近毕业,第一份工作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择,因为重要,所以自己很犹豫,甚至不知所措。刚刚毕业总会有一个阵痛期,但我相信就算努力不一定成功,能量也一定会守恒。实实在在去努力做,总会收获实在的快乐。

曾经年少,总觉得爸妈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而每当家里有矛盾和争执,自己都会有深深的无助感,好像做什么都不能改变爸爸的种种坏习惯和妈妈的各种抱怨。每次听我妈说起往事,最怕她说着说着就哽咽,我总是会给她说很多大道理,说还有很多人比我们过得更辛苦,我们应该学会珍惜。之后我便转移话题,让妈妈不在继续说下去。爸爸这些年快递、保安、销售员等等什么都做过,还出了两次重大事故,也算是死里逃生。可爸爸的责任感太弱了,运气又差,做什么都差点成功,而且他又很喜欢喝酒到处玩,每次都因为这个事情和妈闹矛盾,也被我的亲戚说这说那,心里肯定有些自卑又不服气。看着爸爸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怪,动不动就觉得我们管得太多了,还很急躁,我真的没什么办法。

上大学这几年,每次和我妈视频,都会问问爸爸在家没,看我妈的表情就知道他俩的情况了。分分合合,吵吵闹闹,几年也就这样过去了,剪不断的还是剪不断。我记得有几次我特别伤心着急,还去找过我大学的一个老师帮忙,他心理咨询做得很好。但他给我说的我也都知道,他让我发挥我的作用,缓解爸妈的关系,加强他们的沟通,我也尝试过,但我总感觉我爸很多事都不想给我说,而且我无论怎么给他说,他都觉得我不理解他。还好我大学学的“社会工作”专业,这些家庭纷争见太多了,学的知识多了,想问题也就没有那么死。而今,虽然我时常还是会觉得无助,但也不至于不能调节。自己并非三头六臂,大人的事毕竟是大人的事,我也操心不来,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务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也务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前天我突然起来发现肚子很痛,拉了4次左右,感到全身无力,头晕眼花,小腹阵痛。我知道我欠身体的债该还了,这肯定是我大学这几年减肥闹的,时而暴饮暴食,时而节食过度,不仅增重了十几斤,而且胃和脾也不行了。还好妈妈在旁边,给我熬了粥,抓了泡菜给我吃,但我一点食欲都没有,吃一口都很艰难。下午妈妈专门出去给我买了药,我吃了后就吐了,晚上吃了几口饭也都吐了。我妈开始帮我刮痧,我趴在床上,痛得哭了出来,想起上一次痛经也是家人在旁边帮我刮痧,总是在最难受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最重要。

2017许了那么多新年愿望,都不及这最朴实最重要的一个,健健康康,平平安安。身体是很诚实的,是债总要还,反之,好好对它,它也会感谢你的。除了为了减肥会偶尔节食,我其他的作息还是很规律的,运动量也比较大,所以底子还是不错的。一觉之后,第二天就发现好多了。生命很脆弱,也很坚强。

曾经年少,把最狠的话都给了最亲的人。我记得有一次和我七姨吃饭,我高高兴兴地把炒的菜从厨房端出来,她却说我没把菜装好,漏了一些在盘子外面,说如果是端给客人很不礼貌。我觉得她太唠叨,反驳了她几句,她就说以后肯定不会找这样端盘子的媳妇儿。我随口说了一句:“你先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吧!”说了这句话我就后悔了。七姨突然没说话了,从那之后的几天,都没怎么和我说话,我妈给我说她后来好像哭了。

七姨是女强人,一人做生意支撑全家,我哥(她儿子)老是不听她的话,和她唱反调,不找工作还整天待在家不出门,七姨这几年为了儿子白了不少头发,却也无可奈何。而我,却把最能伤她的话说得这么不留余地,真想扇自己两巴掌。我记得我爸妈闹矛盾时,我曾给我妈说,我真的不想再回这个家。我记得爸爸有一次又要去陪朋友喝酒,我和我妈怎么阻拦都没用,我哭着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宁愿没有爸爸”,听了一首歌后又删了。每次想起自己这张臭嘴说过的那些狠话,总会想起七姨在我们刚进城的时候把自家房子低价租给我们的时候,总会想起妈妈蹲着为顾客找鞋换鞋的场景,妈妈一人装修新房的场景,想起爸爸大夏天的在仓库卸货的样子。前段时间,我独自在北京实习,挣着每月3000的工资,却觉得活得真不容易,养活自己都难,而妈妈却可以凭借两千的工资撑起一个家,养活了我和妹妹,还活得这么好,现在想来真佩服老妈。爱真的是一种容易让人迷失让人失控的东西,看不清对错,不知怎么处理那些家务事,也许本就没有对错。

前几天和一个驴友聊天,她说她这人没什么梦想,只想多去看看这个世界。她说她平时工作压力非常大,如果一年没有两次独自的旅行会疯的。很多人说旅行都是富人的消遣,说旅行等于吃喝玩乐再顺便长点见识,就本人而言,旅行绝对不是一件舒服的事,但也许会是一件会让人着魔的事。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在牛背山顶拍星空的那个晚上,自己上身下身各裹了一件羽绒服,守着一个三脚架,回住所后冻得一个晚上没睡着;我记得自己在317国道的黑车上,与小林子挤在越野车的后座上,腿无法伸直,望着窗外纷飞大雪,身旁坐着一群在外打工的陌生人,足足坐了33个小时从西藏到了成都;我记得深夜在西安到重庆的火车上,自己斜坐在行李箱上,挨着厕所门,身旁挤满了出外务工的人,在瞌睡间熬过了10个小时;我记得在海南连续骑几十公里上下坡的呼吸声......

我也没什么梦想,只想多看看这个世界。每每想起现实中应有的责任,想起我妈给我说她想要过的生活和想要我过的生活,想想我正在奋战高考的妹妹,想想每天早出晚归的爸爸,想想身边优秀的你和他,总会莫名压力山大。所以,我时常会停下来看看自己,问问我是谁,要干嘛。

家人朋友闲聚一起,除了家常里短,最容易感叹的就是时间。我一直都是一个害怕时间的人,平日里,我做很多事都不太快,不是因为我觉得时间很多,而是我想活得有质感,不想把时间活成一串数字。我一直自诩为一个业余的背包客,因为对于现在的我,我想把两个角色都做好,做好李阳,做好简阳。

还有半个月我就21岁了,又成长了一岁,仅以此篇文章来看看自己的前20。简阳在路上,下个目标——台湾骑行。祝顺利平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