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坐上火车

       自然风光对于我总是有谜一样的吸引力,比如现在,我已经一动不动地往车窗外看了四个小时。在七月阳光的照射下,水田波光粼粼,水牛的背闪闪发亮,嫩绿的田野,苍翠的山林,潺潺的溪流,人们劳作的背影,间或升起的炊烟,这番人间烟火,让人真真切切感受到生活的脉搏。多亏了这特殊癖好,让我对于独自出行坐火车这种事,不会感到无聊排斥。

        2012年8月27日,从昆明开往武昌的k109,车程28个小时,是我人生中坐的第一列火车。第一次坐火车的记忆已经不明朗了,只记得过不完的隧道,和老爸老妈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焦躁,以及一顿又一顿的牛肉干下泡面。从武汉回去后,我爸说,以后出门再不坐火车了。

        昆明距离武汉,2000多公里,火车的话一般只能买到普快,从昆明直达北京途径武汉的22个小时,但一票难求。而从昆明到大理,火车还需6至10小时。第一次独自坐火车回家,是大一暑假去贵州支教回来,从镇远上车。觉得车厢里都是些隐藏的坏人,他们在暗我在明,睡觉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把钱包压在枕头底下,一醒来就要摸摸看。畏手畏脚地坐了一段路,或许是自带的吸娃体质发挥效应,跟我住同一车厢的一个小妹妹过来跟我聊天。聊着聊着,她妈妈也插话进来了。这是从江西去云南旅游的一家四口,姐姐今年四年级,弟弟一年级,都特别乖巧懂事,一点都不吵闹。我无聊打开电脑看电影,姐俩坐我床上跟我一起看完了宝葫芦的秘密,吃完了一包薯片,一包鱿鱼丝,朋友关系正式确立。分别时,我把一本去支教时买的,带卡通插图的百科全书送给了这个小姐姐。因为他们,我第一次独自一人的长途旅行就这样轻松顺利地结束了。

       我是一个不太会主动跟陌生人聊天的人,但在这四年里,大大小小数次的长途旅行,却也让我遇到了年仅十岁就敢独自从武汉回贵州老家的邓泽一,跟团去云南旅游,反转基因的老爷爷,喜欢看沧海明月的华科研究生姐姐,在老师带领下去参加民族舞大赛,并且刚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附中的汪璇妹妹……我们的相遇,都只不过是彼此漫漫人生路上,一次毫不起眼的交会,眨眼就能忘掉。可无论是否还能再记起,却都给人生经历打下了不能抹去的印记。

        大学四年,我的新增qq好友人数是大学之前的两倍多,社交圈的突然扩大,生活方式的转变,让我对充斥而来的各种新鲜事儿应接不暇,一度过得忙忙碌碌,却又觉得空虚无比。曾听人说过,大学就是一片江湖,大家一起设定规则,混水摸鱼。可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我是不小心踏进了一个象牙塔。没有遇到无法相处的舍友,难以沟通的奇葩,没有见识为了利益拼得头破血流的撕逼大戏,相反的,我碰到了很多可爱的人,可爱的事,也看到了很多一直默默努力,四年间成长得越来越好的同学。

       看着远方夕阳下连绵不绝的铁轨,未来似乎在我眼前铺展开,却又茫然一片空白。年过二十,对这个世界,对这个社会,我依然有着很多不懂,还要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不能分担他们的艰辛,心里迫切想要回报父母,可叹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人生的命题太大,那些酸甜苦辣,那些荣辱悲欢,轮番体验,也依旧猜不透下一秒的剧情。对于未来,我也会有很多设想,有时却又不愿意去设想,因为不想把自己的生活仅设定在一种可能性里面。也许终有一天,不得不学会低头妥协,不再梦想,不再歌唱,可至少在那天到来前,哪怕大雨倾盆,哪怕狂风撕扯,也该头也不回向前奔跑吧。

        火车继续向前,带着我的思绪,飞奔向那茫茫的,无知的未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