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只会大冒险,不会去说真心话”

讲故事的人,总有一个故事不愿讲。

听故事的人,总有一个故事不愿听。

分开的人,总是双方都不愿开口

一、愿每个善良的人都能被温柔以待。

看《朗读者》,有一片段是胡歌,印象特别深刻。

老胡的眼睛满是故事。他说,“2006年的那场车祸,有好些年,我根本不愿去提,好像外界给了很多的所谓的光环,给了很多的溢美之词,说我从车祸勇敢的走了出来。给我贴着那个标签。实则上,我根本不需要。这对我来说是种负担。”

主持人淡淡的笑,“现在为什么愿意去提那个?”

“因为今年正好是十二年了,也是我的本命年,算是一个小小的轮回吧。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有他的意义。我会去思考这件事情带给我什么。既然你活下来了,就不能白白活着。我想,我还活着,就有活下来的意义去做。或许有一些特殊的使命要去完成。”

“但是这十二年每次想起的时候,我都会很自责。因为我到现在还没找到,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他说,杀青那天,沿着海边,一路狂奔,其实一开始是挺欢乐的场景,但跑着跑着就哭了。所有的委屈,无奈,孤独都一同释放出来了。

就现在回头看,依然是血淋淋的残酷。

生命本身没有意义,你赋予它你的价值,你的理想,你的信念,它就变得崇高无上。

“从来只会大冒险,不会去说真心话”_第1张图片

二、不管我们以各种方式定义,最后都讲以幸福定义

凌晨三点

阿斌的手动了几下。准确的说,是手机在手上震动了几下。 

这是阿斌第n次跟楠楠聊天睡着了。其实今天也没有聊天,一句都没有。他今天实在是太困了。一身的酒气,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衣服都没脱。

白天的项目合同进展的非常不理想,晚上阿斌只好一人以酒陪笑,以显诚意。

回到住所,已是晚上十一点多。

“你这样不回我消息,多少次了,我受够了”。

楠楠的对话框赫赫然显示着。

可阿斌完全没在意。不是没在意,是真的没看见。

阿斌睡意蒙蒙,按上指纹锁,映入眼帘的就是同楠楠的对话框。

编辑一半的文字还没发送出去。“我今天实在是太忙了,应酬了一整天....”

同楠楠的聊天画面,几秒前震动的消息的确被楠楠一一撤回了。

屏幕的亮度异常的刺眼。阿斌揉了揉酸涩肿痛的双眼,喉咙干痛,嘴巴苦涩无味。

发现的确是楠楠的消息。

他想发些什么,可屏幕上方楠楠的分手消息,字字戳心。

索性关上手机,假装没看见。不去想这些烦心事。

他厌烦了白天应酬陪笑,虚情假意。晚上回到家无尽的孤寂,还有时不时无厘头的电话争执。

“从来只会大冒险,不会去说真心话”_第2张图片

凌晨三点一刻

阿斌再次点开手机,屏保是第一次跟楠楠夕阳牵手的画面。

晚春的苏州,气候特别适宜。不温不燥,使人感到舒适。遥远的天边挂着金光灿烂的太阳。好似连太阳都不愿匆忙下山。

阿斌和楠楠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落日的余晖一点点散去。

“一直都说我喜欢你,这样也跟你说了好多次了。其实这句话没有说完,后边还有一句”,阿斌看着余晖,小声说话,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紧张和不安,把他深夜无数次重复的场景、对白,一字一句的说完,“做我女朋友,好吗。”

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感受不到喃喃的生气也好,愤怒也罢,都没有。要是以前,楠楠早就一遍遍电话,哭着说辛苦,骂阿斌不懂得关心她,只会工作赚钱。

阿斌是爱她的。所以,无论楠楠说的啥,他都只听不说。

“从来只会大冒险,不会去说真心话”_第3张图片

凌晨四点

阿斌拿着冰冷的手机,感觉到无助。

这些年,阿斌爱的太满,一步步丢了感情,迷失自己。

我们都看在眼里。可他还是一次次的跌入深渊,自我折磨。

楠楠每一次的置气,阿斌都会失眠。整宿的睡不着。

异地恋不可怕,怕的是每次一闹,飘忽不定的心。阿斌心里是明白的。

两个人的轨道,被时间还有距离瓦解的支离破碎。他经常觉得要不就这么算了吧,没必要互相折磨,可他不愿开口。他也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再努努力,坚持坚持,今年年底把钱赚到了,回去就能给楠楠安全感和陪伴了。

的确,他也这么做了。每一次的应酬,他都会半途,借上洗手间名义,吃个醒酒药丸。他是知道这一单单的合同,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些楠楠都不知道,他也不想让她知道的。

“从来只会大冒险,不会去说真心话”_第4张图片

凌晨五点

阿斌在自己的备忘录里写着:我好像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了,不知道怎么去正常的沟通,怎么去安抚他人,安抚自己。

那些委屈的、难过的、自卑的情绪无处宣泄。好像失去了再爱别人的能力。就这样一次次的互相折磨。

习惯了坚持,好像失去了放弃这个选项了。

我只是想再去磨合磨合,再去努努力。

不要去轻易的放手,不要轻易地说不,不要轻易地告诉自己算了吧,每段感情的开始都有它的缘分,每段感情都来之不易。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