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

以前的马路

以草原为临

草的这边

是恳恳勤勤的人们

他们载歌载舞,把酒言欢

草的那边

是穿着娄烂的小花朵儿

他们闪着渴求的大眼

对知识的渴求度欣欣向荣


现在的马路

以建筑闻名

建筑的这边

是腰缠万贯的大富翁

他们灯红酒绿,包罗万象

不知人间疾苦,只知城中波澜。

建筑的那边

是饭都扒拉不了几口的底层人民

他们养家糊口 却又生儿育女

不知后患何故,只会前人栽树。


这万千世间 被包容 被针对 被苟同

是非对错 并不是非黑即白 有一层灰色地带

一直存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