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重型颅内损伤病人康复日记

2018.02.01

今天是第一次:老妈中午醒了很久。

上午经过针灸治疗,吞咽功能电疗,床边手部运动,现在她一直是醒的,今天很好啊,12点开始就眼睛睁得大大的,头上绑了未拆的纱布,得有四十天没洗头了吧,估计很痒,所以她总是动手去挠头。我细细看了下,头上挠掉了层皮,当然,是死皮。切去骨头剩下的边缘部分与镂空部分的皮肤形成的凹槽边缘红红的,掀开纱布能看到清晰的捆绑痕迹,一个个,一点点,印刻着,捆痕深的很。头上许是好了些,右边鼻孔和粘在左侧鼻梁侧边的鼻饲管的胶布部分也让她不好受,她还伸手去挠了几下。

动了很久之后,她身体很热了已经,一直喘着粗气,我给她顺顺被子,透透气,问她是不是小便,她摇头,是不是大便,她也摇头。我翻开被子看了看,果真是没有大小便。

约莫一点半的时候,许是累了,我让她午睡,她点点头。我说待会午睡完叫你你可别睡懒觉,她点点头。我说你要好好调整作息,争取做到白天清醒晚上睡觉,她点点头。

高兴啊,头一次她这么听话地点头摇头。我坐下,她眼睛还是睁开的。我低下头想趴下睡会。一会儿抬起头见她眼睛还是睁开的,我想着,老妈也是睡得够了,这下是睡不着了。不知道是不是上午医生说的话对她起了点作用,知道努力了哈哈。

既然睡不着,那我就打算开电视给她,问她想不想看电视,她点头!于是,继〈女人的村庄〉之后,〈花儿在远方〉开追了!

开心!有效果就好!既然在慢慢好,那就继续加油咯!

明天买仪器。血氧仪,中频理疗仪买起来。


2018.02.02

老妈下午要去隔壁楼锻炼,但是中午怎么都不睡觉,所以下午没精神,做一个蹬腿和直立运动项目的时候都是睡着的,怎么叫怎么掐都不醒。但是回来的时候一个男的帮忙抱一下到轮椅上,护工说:有个大力士抱你啊,你好幸福噢!然后…老妈竟然微微笑了…

那一笑,羞赧着,小心翼翼着。

2018.02.03

今天老爸风尘仆仆赶来,身着羽绒大衣,突然觉得有点帅气,要知道,老爸以前走的都是朴素老实人风格。羽绒服都没见过他穿。

付完护工的工资(貴到心痛),意味着我将上位,取代护工的位置,做一个可能要为期半年的全职护工了。(PS:终于摆脱了睡走廊的凄惨生活)

老爸的到来终究是给了妈妈不小的刺激。一个下午整个都是醒着的,跟奶奶聊天表现得很棒,又是挠头又是自己擦口水的,乖乖隆里咚,一聊俩小时。当然,都是奶奶在絮叨,老妈最多也就点个头。如此,老妈可是使劲了的,出了一身汗,总是要把被子挪开,嫌热。我说她手臭,她自己把手挪到鼻子下闻了闻,估计心里骂骂咧咧,嫌我多话吧。

晚饭后一觉醒来,老爸把她手机掏出来,她竟然还缓缓动手想要拿起手机来,只是没力气,所以也就弄得手机摇摆不定。老爸辅助她打开手机,她自己拿手划啊划的,像是在找什么,估计是看微信里都有谁找她吧。可惜,划不太动,毕竟,没力气。

果然还是母女情深比不上伉俪情深啊。

老爸来了就这么兴奋,一下精神得跟小姨舅舅老哥视频了个遍才睡着。

平时我在的时候咋没见着这么兴奋,哼!

罢了。不计较了,你好了,便是最大的高兴事儿了。管你怎么好的,也就吃个醋,无所谓啦~

希望明儿有更多进展。


2018.02.12

最近几天跟老爸一起照顾老妈,虽然过程中辛苦且产生了些不愉快,但是我总隐隐有点难受。

2018.02.15

今夜除夕。格外凄惨。医院里还剩十几床病人,除了几个四川的护工外,还有几位家属。护工都在福州这边有据点,所以都回家吃饭了。

护士长礼貌性地邀请我们几个异地的家属一起吃饭,煮点水饺或者火锅烫点吃的过个年,可是并没有收到什么响应。我把本来准备跟老爸一起吃的水饺拿去和着护士长拿出的水饺一起煮了煮,煮完摊在那等人来吃。老妈还饿着肚子,所以我就夹了几块回去先打碎喂给老妈吃,顺便替换老爸。等我喂完回去,发现厅里没有一个人,只有剩余的十几只水饺。估计就是剩给我的吧,我便坐下默默吃起来。护士长买的水饺皮可真厚,还是我爸买的好吃些,皮薄肉厚,一口一个,香糯可口。

等我吃完经过医生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护士长和另外一位护士以及一位医生三个人煮起了火锅,香得我赶紧跑回屋里去。真怀念跟室友一起煮火锅的日子啊。


2018.02.16

老爸买了巴旦木,老妈以前很爱吃。

拿了个塞她手里,她果然拿起就往嘴里塞,只是可惜,被牙齿拦在嘴边,怎么都进不去。

最近老妈总是想吃东西来着,只是塞不进去,不会嚼不会吞。


2018.02.17

这个年过得很凄凉。

老爸和我在医院守着老妈,吃喝都靠买来的小锅。仅仅三天而已,却觉得好像已经很久没好吃过香喷喷的米饭了。噢,不,说到香喷喷,我应该是快一个月都没有正常吃过那香喷喷的米饭了吧。也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睡过正常的床了。说多了都是泪。

不过好在老妈一天天好起来。虽然恢复得慢到不行,但是每一次老妈多学会一个动作,或者多醒那么一会儿抑或是多一次点头摇头,我的心情就想起飞。可是,每次即使紧紧掐着她的耳朵都没法叫醒她时,我的心情又会变得压抑急躁。

每天在给老妈吃喝擦洗的循环中度过,这些枯燥的重复貌似并没有盖住她每天成长的欢愉。

下午推车和老妈聊了聊天,说到以后的事情,说到她的未来,她耐心听着,眼睛睁得很大。可能我说得比较直率,所以她看起来脸色有点沉重。我说到她努力与不努力的两种结果,并对两种可能的结果进行了扩展,她应该是听进去了,要不也不至于这么精神。一下午直到晚上都很乖,有很努力地用力。

老爸晚上给她喂水,她喝进去咽下去了。


2018.02.18

老妈平时最嫌弃老爸的臭脚,而老爸又喜欢把臭脚往老妈身上放,所以老妈经常为此光火。

今儿老妈正躺在被摇高的床上看电视,老爸一边看电视一边跟老妈唠嗑。突然间,老爸就把脚伸上来,放在老妈病床上。老妈立刻有了嫌弃的动作,她慢慢用手把老爸的脚往下推,但是手又没力气,所以就一直把手放在老爸脚上。老爸故意挑衅似的把脚一直再往上放,老妈一直用手阻挡,还拍打个不停。

过了会儿,老妈懒得跟老爸计较,自己认真地看着电视,忘记了手还放在老爸臭脚上。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突然把手放在鼻子上闻闻。这一幕让我觉得好熟悉哈哈哈。笑死我。原来她的有关生活习性之类的记忆都还是在的。

2018.03.03

老妈吃了一针筒水和一针筒吃的

2018.03.06

今天老妈说话了。

给她喂吃的,她说烫,说了好几声呢,可惜没来得及录下来

2018.03.08

今天又复查了头颅CT,积水还是有,但是症状有减缓,值得高兴。

气切CT,未发现异常,也值得兴奋。

下午讲了好几次话呢。

站床的时候手敲到板,说了话,我问好几遍才问出来,她说的是‘响了’。

喂水时她往外吐水,我生气,让她拿纸擦,找不到纸,问她在哪,她往地上找,还说了几个字,没听太清楚。

晚上泡脚,又说烫了哈哈。

医生说明天拔气切管和尿管。

可是还有点感冒啊,心塞,接下来要注意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