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不回的时光——童年逸事(18)弹弓

儿时的记忆里,还有与邻村孩子的火拼,有些时候,双方参与的人都很多,各有几十号人马,互扔坷垃石块,如同两军对垒。

既然是要开火,那必然是要准备武器的,即使不用,也要拿出来摆摆阵势。

最能拿得出手的自然非弹弓莫属!自制的弹弓射程远,威力大,准头高,便于携带,而且弹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所以成为首选利器。

制作弹弓并不难,只是在物资匮乏的时代,原材料还是紧缺的,弹弓叉有铁质的和木质的两种,铁质的就是用较粗的铁条来弯制,成型后再用带塑胶皮的电线密密匝匝缠好,既美观又有手感。木质的弹弓叉就要到树林中搜寻,看有没有对称开叉的树枝,木质要坚韧,粗细要适中,说实在的这个工作也是随缘,有时候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有时找到了,不是太脆就是太软,不中用。按照我的经验,枣木的比较好,一是木质较硬,二是不易开裂和折断,越用越光滑,只是枣树枝杈多数粗细不一,要找到对称的就更难。相对于枣木,其他果树的枝杈也是不错的,柳树的最容易寻获,只是比较松软。找到合适的弹弓叉之后先要雕琢,养护,最好在干透后刷几遍桐油,韧度会提升很多。

弹弓皮筋是最缺的,来源主要是废弃的各种车辆内胎,但太乏的不行,上面全是炸纹,用不久就会断掉,乳胶手套也非常好用,而且弹性十足,我有一次把父母好不容易淘换来的一只乳胶手套给剪了,制作成弹弓皮筋,差点挨上一顿揍。剪皮筋手法一定要好,要一气呵成,不能抖抖索索地剪,容易有毛刺,有毛刺的皮筋也是容易断。

弹弓皮主要用一些翻皮下脚料,那时候补鞋匠手头这种皮子很多,去补鞋的时候,跟鞋匠讨要一些就可以。

一旦材料备齐,把皮筋的一头绑在弹弓叉上,另一端系上皮头,一把得心应手的弹弓也就应运而生了。一般情况下会用布头缝制一个石子袋,捡拾一些大小适中的小石子作为弹弓的弹药。有心的人会用泥巴搓制大小差不多的泥丸,晒干后做弹丸。我知道村南的西小沟有红土,红土粘性很大,就去挖取用来制作弹丸,用红土搓制的泥丸更实用。

我一般也是一次制作好几副弹弓,分给要好的小伙伴,大家欢呼雀跃地奔向村外的树林,先去练练准头。那时候有种小鸟称之为“小柳芽”,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春天柳树发芽的时候它们就在柳树上蹦蹦跶跶很欢快。“小柳芽”个头也就有三分之一个麻雀大小,很活跃也不怕人。由于目标小,要想打中难度挺大,但由于它们傻得不知道逃离,甘愿做标靶,因此有不少惨死在我们的飞弹之下,现在想想真是罪过。

真正用弹弓来对人开火,这种事情没有发生过,毕竟也都知道飞弹是不长眼的,伤到谁都不好。

小伙伴们有时就搜集一些废弃的电灯泡,摆成一排,大家站在几十米开外,比赛看谁的准头厉害。颇有点校场打靶的意味。

那时候的孩子,口袋里几乎都会装一把弹弓,有时候老师让大家排好队,收缴武器。

如今网上有售卖激光制导弹弓的,一把好几百块,还送弹珠。虽然越来越精致,但比起我们儿时自制的弹弓,少了那种乐趣和韵味。

追不回的时光——童年逸事(18)弹弓_第1张图片
网络图片,这样的弹弓叉我是不会看上眼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