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打工还债,突然接到母亲病重吐血电话

      今年又是坎坷一年,去年经历了第二次破产,举巨债,来国外打工,才还了十分之一,今天接到父亲电话,父亲说:“母亲最近几天吐了几次血,医生说可能是肺癌,需要再次确诊”,父亲是从来都支持我任何决定的,也和其他的父母一样,不想给孩子添麻烦,到这一次父亲却说:“如果国外赚的也不多,还那么苦,就回来吧”,母亲第一次给我连续发了6次视频通话,其实母亲和父亲是一样的,从来也不想给孩子添麻烦,也不会主动发视频通话,而且还这么多次,可想而知,她们现在多呢需要我,她们多么的想我,其实母亲是个很要强,很很坚强的人,记得我读初中一年级时,母亲就被胆结石的疼痛折磨的在床上打滚,但为了不影响我学习,居然挺到了初中毕业,但高中又要坚持去市区陪读,结果又挺了三年,直到我大学二年级才动的手术,但时间拖的太久了,胆囊里全部是石头,只能把胆囊摘除,这么多年,只要母亲多吃一口肉,就会难受好几天,因为没有足够的胆汁去消化脂肪;父亲的前列腺也有毛病,而且痔疮手术一拖再拖,他总是觉得自己赚的钱少,为家里做的贡献少,所以尽可能不花钱,我年龄小的时候其实很看不起我爸,觉得他好逸恶劳,不趁着年轻多为家里赚一些钱,总是不负责任的样子,但如今我早已放下,因为对于他来说,赚钱太难了,他的能力太小了,但他克己不多花一分钱,至少没给家里添麻烦,我也就释然了,这么多年,我的这个普通家庭的确不容易,她们也的确不容易,现在她们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的毛病终于拖不住了……,我去年临走前曾经预感到可能会发生,没想到真的来了,祸不单行,不过没有事,在与生活多年的斗争中,我早已经练就了强大的生存和应变能力,我相信我一定能翻身,虽然现在被命运死命的压在地上鞭打,但我依然满怀希望,因为我早就抱着与命运同归一尽的心去活,我相信我定会有一天抓住命运的双腿,狠狠将他打折。

        明天下午的13:40的飞机,我就要回沈阳了,一想到我就要见到母亲了,我心头就真暖,母亲在电话里问我想吃什么,给我做,我不想让她再闻到油烟,因为她的身体很脆弱了,但她坚持要给我做吃的,我心头很酸,我说:“妈,我想吃炖刀鱼和米饭”,说完我鼻腔就一阵酸,眼泪不停在眼底打转,妈,我真的很想你,现在你是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终于要看到你了,妈,还记得我说过要带你去国外旅行两年吗,去很多国家去旅居,妈,你要等我,答应你的事,我一定要实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