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六一诗话》札记(七)

诗人贪求好句,而理有不通,亦语病也。如“袖中谏草朝天去,头上宫花侍宴归”,诚为佳句矣,但进谏必以章疏,无直用稿草之理。唐人有云:“姑苏台下寒山寺,半夜钟声到客船。”说者亦云,句则佳矣,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如贾岛《哭僧》云:“写留行道影,焚却坐禅身。”时谓烧杀活和尚,此尤可笑也。若“步随青山影,坐学白塔骨”,又“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皆岛诗,何精粗顿异也?

荷按:古人曰:“诗言志,歌咏言,声依永,律和声”,诗既言志有协律。近体诗格律精严,诗人为合律,常以词害意。欧阳公主张作诗意理畅通,反对以词害意。

王操“袖中”一联,乃颂扬李昉深得荣宠,尽职尽责。然欧阳公曰臣子进柬须呈以疏章,不可直接用手稿。

《枫桥夜泊》欧阳公以为半夜寺庙无有敲钟。然诗重在抒情,即使三更不鸣钟,诗人漂泊羁旅之情亦真也。

贾岛《哭僧》诗之误解,欧阳公以为其语病也。而“步随青山影,坐学白塔骨”,“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对仗工整,鲜活生动,故欧阳公谓之精。

松江新作长桥,制度宏丽,前世所未有。苏子美《新桥对月》诗所谓“云头滟滟开金饼,水面沉沉卧彩虹”者是也。时谓此桥非此句雄伟不能称也。子美兄舜元,字才翁,诗亦遒劲多佳句,而世独罕传。其与子美紫阁寺联句,无愧韩、孟也,恨不得尽见之耳。

荷按:苏舜元,苏舜卿之兄。存诗甚少,多为联句。二苏之联诗写景宏阔生动,气势流走,一气呵成,笔力豪健雄浑。欧阳公眼力不差。

晏元献公文章擅天下,尤善为诗,而多称引后进,一时名士往往出其门。圣俞平生所作诗多矣,然公独爱其两联,云:“寒鱼犹着底,白鹭已飞前。”又“絮暖<此鱼>鱼繁,豉添莼菜紫。”余尝于圣俞家见公自书手简,再三称赏此二联。余疑而问之,圣俞曰:“此非我之极致,岂公偶自得意于其间乎?”乃知自古文士不独知己难得,而知人亦难也。

荷按:梅尧臣“寒鱼,“絮暖”二联闲淡雅致,自然流畅,深得晏殊喜爱。而梅诗多枯涩少丰神韵致,故不得晏殊青睐。晏,梅二人诗趣不同,非知人难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