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伯斯

我在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晚上,

时间停留在18:45,

向神祈求让我的头脑可以片刻安宁。

太过善良是软弱,是伤人伤己。

太过心机是内耗,是绝缘快乐。

我却希望可以头顶一片乌云,在雨季里找太阳。

因为觉得乌云会走,却不知雨季要停留多久。

只带着希望生活,无所谓结果的人会有多快乐,

可以接受永远背负乌云的人就有多豁达。

那无所谓悲喜还可以走向前的人呢,

在傍晚时刻玻璃窗上会映出紫色图案的咖啡店门口,

有一只布偶熊,

无所谓悲喜的人啊,

和那些努力热烈活着的人,

和那些沉溺现世安稳的人,

和那些简单透明惹人怜爱的人,

都是一样的,

甚至和你,提伯斯一样,

我们都在等一个天明,

在一个天明之后,

等一个傍晚,

在太阳离开之后,怀念太阳,

在月亮离开之后,想念月亮,

或者也可以,

做一个无所谓悲喜的,

与众不同的提伯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