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小姐,10年前欠我的那个吻,该还了

温小姐,10年前欠我的那个吻,该还了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01

温暖坐在大排档那里,吃得火热,把袖子卷得老高,嘴里啃着羊排,甚至一只脚都翘到凳子上了。

"你现在哪里有点白领样子?倒像个......"

坐在对面的张成揶揄的同时,快速给温暖拍了张照片。

温暖白了一眼张成,她已习惯张成的做法。老是把她最难看的一面迅速拍下来。

她仍然不管不顾地满嘴流油地啃着羊排,甚至在大口喝了啤酒之后,满足地打了个响咯。

“我都失恋了,要什么形象啊?再说,这儿又没人认识老娘。”温暖又仰头喝了一大口。

如果被熟人看到温暖,绝对想不到她喝酒的这个样子。平时都是职业套装,干练、雷厉风行。

算来,这是温暖的第三次失恋了。

已经快要谈婚论嫁了,结果,男友劈腿了。虽然他在她面前痛哭流涕,检讨自己只是一时走肾,并没有走心。

但温暖,当晚花了不到一个小时,马上收拾行李,搬离前男友的家。

在那个深夜,她第一个打电话给张成。张成重重一拳打在那个前男友脸上,然后把温暖给接走了。

温暖和张成的关系,就像哥们。温暖的每个男友,张成都认识。

同样,张成的每个女友,温暖也都认识。

有朋友打趣:你们俩就在一块得了。知根知底,双方家境相当,门当户对。

“那怎么可能?”他们异口同声。

是的,怎么可能啊,从幼儿园到现在,算得上青梅竹马,太熟悉了。

温暖不是没有想过和张成,但只要想到她和他之间像兄弟一样没有秘密,想到如果成为夫妻,感觉就像兄弟睡在一起。

太别扭了。

而且,张成也从来没有表示过。

太尴尬了。

02

他们都是铁路系统里的孩子,幼儿园读的是铁路幼儿园,两家也在同幢楼,常常串着门吃饭。

刚上幼儿园第一天,温暖哭得稀里哗啦,张成跑过去,拉着她的手。

“不要哭了,带你去玩滑滑梯。”于是,温暖屁颠屁颠地跟在张成后面。

泪水换成笑容了。

遇到有男同学抢温暖的玩具,张成跑过去,把玩具抢回来。

“我保护你。”张成对着温暖说。

小小年纪的他们,尚不知保护二字的分量,却说出这样美丽的字眼。

许是那声保护,所以每当温暖有困难时,她总是想着张成。

童年,犹如一场惺忪未醒的梦,在时光如影随形的日子里,慢慢地沉在温暖的心里。

初中时,张成和温暖仍是同班。

有天,温暖来月事,染了白裙子。

“真蠢。”张成把外套脱下来,让温暖绑在腰间上,遮住了尴尬。

但也是从那次开始,温暖突然觉得那男女有别,慢慢地和张成没那么靠近。

“你是有什么心事吗?最近不怎么理我了?”张成跑去问温暖。

“能有什么心事,还不是学习压力大。”温暖抱怨着。

“我们立个目标吧,都保送上一中。”张成提议。

成交。双方击掌。

不负所望,两人都进了一中。

高中,学习压力更大了。

虽然不同班。张成经常来找温暖,有时给复习资料,有时等她自习下课一起回去。

温暖也帮张成递过情书。高中的张成似乎长开了,初中时的满脸痘痘,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温暖对外都说张成是她表哥。

所以,一些女生,就想通过表妹作为桥梁。因为这个,温暖没少吃别人的零食。

“真不害臊。”张成敲着温暖的头。

“我做好事,收点好处费,怎么了?万一你和哪个女孩子对上眼了,我还是红娘呢!”

"没感觉啊。还是先好好学习,确保考个好的大学吧!”

张成说着用力蹬了下自行车,风从旁边经过,撒下满地的阳光。

03

温暖在北方读大学,张成在南方读大学。

隔着很远的距离。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两家人吃了饭。

”你们考上了大学,可以谈恋爱了。”双方的父母开明地说着。

”我们俩?不可能。”

双方都很嫌弃地看了对方一眼。

“我就是多了个哥哥,他多了个妹妹。你们就别瞎操心了。”

双方都在新校园里过得滋润无比。

都谈恋爱了。

“你和那女的不合适。”温暖在电话里对张成说着。

“哪不合适了?不会是你暗恋我,所以巴不得我和所有人都不合适吧。”

张成的声音从遥远的南方,随着风,灌进了温暖的耳朵里。

“得了,我喜欢你?个子不是我喜欢的,相貌不是我喜欢的,就性格还行。我喜欢你啥?”

温暖不留情地怼回去。

张成从大学起,每年都给温暖邮寄生日礼物。

大四那年,张成失恋了。直接大活人出现在温暖的宿舍楼下。

”今年怎么没给我买礼物?”温暖问。

“我就是最好的礼物,还不够诚心吗?千里迢迢来看你。”

那晚,温暖陪着张成喝个醉,陪着张成骂粗话。

毕业了,温暖在杭州上班,张成在老家,进了铁路系统工作。

温暖每次回老家,张成都到车站接送。

“女孩子,不要那么累,回老家得了。”张成看到瘦了些的温暖说着。

“更年期还没到,倒像我妈一样唠叨了。”

张成无奈地摇摇头。

还记得上次,张成去接温暖的时候,温暖身边站着个男孩子。

“我男朋友。”温暖介绍。

“这是我从小一块长大的男闺蜜。”温暖对着男友介绍。

两男人握手后,相谈甚欢。

“好好照顾温暖。”张成送他们去车站的时候对男孩说。

那个晚上,张成开了三个小时的车,把失恋的温暖接回老家。

04

在大排档的那个晚上,温暖又喝醉了。张成把温暖背回家了。

第二天醒来,温暖看到张成在厨房里熬粥。

“我有件事,得告诉你。”张成严肃地说。

“说吧。”温暖仍然是毫无形象地喝着粥,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

“昨晚,我背你的时候,你亲了我,你得对我负责。”张成一本正经。

“我还要你负责呢,深更半夜,把我带回来,虽然我们没怎么着,但万一传出去,多难听。”

“行,我就收了你。”张成马上接话。

温暖愣在那里。

他们之间,从没这么直接说过这个话题。

“不愿意啊?来不及了。我都录下来了。”张成扬扬手中的手机。

“我们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肥水不流外人田了,试着相处呗。”张成诚恳地说着。

温暖和张成在一起了。最开心的是两家父母。

并没有出现温暖担心的和兄弟谈恋爱的感觉。

相反,他们相处起来非常快乐。

“我高中的时候送你的音乐盒还在吗?”张成问。

“在我妈家呢。”

那是高一那年,张成买来送给温暖的新年礼物。

他打开音乐盒的底部,抽出了小纸条。

“温暖,如果可以,我不要你当我妹妹,晚上12点前我等你回复。”

温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望着张成。

她从没打开过底部。

她不知道张成给她留过这样的字条。

“我怕,我怕我直接表白了,我们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所以只好偷偷藏在里面。我以为你是拒绝了我。”张成说着。

可是,我怕你又遇到渣男,受到伤害,所以,现在还是我来保护你。

温暖看着看着,就哭了。

哭着哭着,就笑了。

她也怕。

她觉得这世间有张成这样的好友,太难得了。

她怕失去张成。

她想起在高一的那个傍晚,她走在前面,张成走在后面。

突然张成叫了她一声,她回头,差点撞上张成的胸口。

她的心,仿佛有一片羽毛轻轻拂过。

张成低头,似乎,吻就要落下来。

班主任突然出现,咳嗽了下。

温暖马上骑车离开。

就在那天的晚上,张成送了音乐盒给温暖。

原来,爱情就是在那样紧张的日子里,悄悄地发了芽。

只是彼此都太珍惜,所以不敢开口。

“那么多年,我都借着友情的名义,爱着你,容易吗?”张成抱怨着。

“该还我10年前那个没完成的吻了。”

说完,张成细碎的吻,散落在温暖的眉间发梢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