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30

“咳咳……”本打算和儿子回老家的,我怎么咳上了。要是平常,这也不算什么。可是现在不行啊!现在是什么时候?新型流感肺炎潜伏期啊!当然,被传染的可能不大,但也不能侥幸啊!思量半天,决定不去了。

到了晚上,咳嗽的多了些,还隐隐感觉呼吸有点憋。这让我隐隐有点担忧,不过很快就消失了,也许就是普通的不舒服而已。

第二天晚上,我对老公说:“你给我收拾收拾背吧?我咳嗽,还感觉有点憋!”他躺在沙发上,扔出一句话:“没空!”我被无情的泼得一头冷水。蔫蔫地自己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我心想:不管就不管,要不是这么晚了,懒得找你。我是这么晚不愿烦劳燕姐了。不然,我一个电话,她一定会飞奔下来,好好给我收拾一番。我此刻深深感到姐妹情更深。

也许是他看我真的有点蔫,没有缠磨他,这似乎很出乎他的意料。踏踏踏,他走进卧室,来到我跟前,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我没吭声。踏踏踏,他出去了;踏踏踏,他又一次来到我的跟前,把体温表放在我的腋下。此刻,原来的怨气稍稍消减了一点。我闭着眼说道:“我不烧,就是咳嗽,有点憋气!”体温表拿出来一看,36.8℃,体温正常。“刮痧板在哪,我给你收拾一下。”“在外面茶几上。”踏踏踏,他不一会找来了刮痧板,照我的吩咐,给我狠狠地收拾了一通。最后,还给端来了一杯水,让我喝下!

第二天醒来,咳嗽感觉轻松了很多,就是走起路来感觉腿有点无力。还没到中午,燕姐就打来电话,让我上楼包饺子,说今天破五,要吃饺子。我告诉她我有不舒服!她说她不在意。我说我会传染给她,她说她百毒不侵。我还想再说,她不容我分解,一个命令,必须服从。

我收拾了一下,迅速来到楼上。当然,我不会忘记创造一下我们会面时的惊喜:我给自己扎了两个小辫,戴上口罩,敲响燕姐家的门。燕姐打开门,看到我,先是眼前一亮,然后,就乐的直不起腰了。博得燕姐一笑,我好开心。

包饺子遇到我两,那就不叫事,没一会功夫,热腾腾,香喷喷的饺子就上桌了。嘴馋的燕姐一边咀嚼着夸赞自己调的肉馅好吃,一边不忘给我捏一个先尝为快,真心的说,真的好吃!

两家人聚在一起,一边吃,一边聊,很是开心!老公说:“把你那口罩摘了吧!”这时候,我才想起,我一个耳朵上还套着口罩。“亲爱的,我今天不舒服!”“又来了”燕姐一边说,一边笑。“真的,我今天走路都打蹩脚!”我一边说一边夸张地展示给他们看。“你病了,姐陪你。”“我会被隔离的!”我一脸沮丧地说。“那就把我们关在一块!”燕姐坚定地说。我转头对老公说:“如果我走了,你会想死我的!”老公一脸无所谓地说道:“一路走好!”这时燕姐机智的插嘴道:“我想,你会走到她的前面!”气氛瞬间让他变得好尴尬!然后是我和燕姐爽朗的笑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