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生(181)

李老汉听完王木匠的描述,也跟着皱起了眉头,这个凶杀案,想要破解,何其之难,估计是没戏了。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愣愣出神的王木匠,缓缓说:“唉,走吧,死者为大,去看看,有啥能帮的就尽量帮着做吧。”

俩人走到牛生家时,只见院子里有两帮人。一帮是男人,在左边;一帮是女人,居右侧。

男人们围在一具棺木前,在给棺木上黑色的漆。棺木置于两根长凳上,凳脚下有几个锑盆,里面盛满了油漆,一个汉子拎着一把刷子,伸进锑盆里蘸了油漆后,往棺木上刷去。

女人们围在一张八仙桌旁,一边闲聊,一边择菜,一时间,痛哭声、谈笑声,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屋里的人哭着,桌边的人笑着,悲欢各不相通。

李老汉进了牛生家的堂屋中,因棺木尚未准备好,牛生爹的尸体依然置于堂屋中的木板上,脸上的白布被掀了起来,盖上了草纸。

牛生娘看到杵在门后的李老汉,迎了过来,一边啜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叔,有些事情,还得您老帮帮忙。”

李老汉摆了摆手,安慰道:“嗯,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心了,身体要紧,这么大个家,还得你操持呢!”

牛生娘闻言,顿时又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埋怨牛生爹走得早,同时也骂那个杀了她男人的人。

牛生跪在灵前,一言不发,眼眶微红,眼角的泪顺着脸庞,流经下巴,落到了白布制成的孝衣上。

屋外传来一阵猪叫声,李老汉走了出来,看到三个汉子赶着一头大猪,从猪栏里走了出来。

其中一个汉子招呼道:“过来两个人搭把手,把猪抬到长桌上去。”

围在棺木旁的人群闻言,除却正在刷漆的,都迈开腿,靠了过去,有的扶着长桌,有的抬猪,把猪架到长桌上去了。

接着,村中的屠户拎着磨好的杀猪刀快步走了过来,示意其他人摁住猪脚后,拿着刀对准猪的脖子,就捅了进去。

杀猪刀拔出的一瞬间,血立刻就从猪脖子里喷了出来,溅到了屠户的脸上、裤子上。

大猪剧烈挣扎着,使劲晃动着它的四肢,同时哀嚎不止,声音整天响,直传到了村头。

猪叫声愈来愈低,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猪血从脖子里淌出来,落到了锑盆里。血沫浮在锑盆表面,鲜红的猪血还冒着阵阵热气。

院子的角落里,支起了两口大锅,灶里的柴火噼里啪啦地响,火烧得正旺,锅里的热水不断翻滚着。

一个男人一手拎着水瓢,一手拎着一个提壶,用水瓢舀起热水,往提壶里倒,盛满一壶后,走到长桌边,往死猪身上淋去。

待他淋水后,周围的人拎着菜刀,也靠了上去,开始给猪褪毛,为开膛破肚做准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