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 流年(五)

叶流年通过好友请求后放下手机,看着体育场上零星的几个踢足球的男生发呆,她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争吵中缓过神来。自己明明为她担心,可为什么会出口伤人?但是唐糖为什么不能体会她的苦心,在一起通吃同住了四年,怎么一点默契都没有?一点理解都没有呢?

“啊!烦死了!。”叶流年把头发揉的乱七八糟。“不想了!就这样吧。”

微信消息弹出一条。

“吃午饭了吗?”

叶流年一看,是木浮生的消息。心想:一面之缘,难道约我吃饭啊?

看看时间不知不觉12:30了,在外面晃荡了两个多小时,其实等的就是唐糖的消息,但没有。叶流年一股子拧劲儿,秉着绝不先低头先示好的原则,坚持没有给唐糖发消息。心里毛里毛躁的。随意给木浮生回了一句,“没吃。”

很快收到回复。

“要一起吗?我今天正好在学校附近办事情,也没吃饭。”

叶流年感觉和木浮生不熟,一起吃饭,多少有些尴尬。但是想想自己目前的处境,好像也别无选择。

“可以。”依然不超过两个字。

叶流年慢悠悠的从运动场走出来,校园里的银杏叶黄了,一片片的金黄顺着校园道路的两排一直延伸到校门口。时不时一阵秋风,抖落下些许金黄温柔的飘落在地上。脚踩在枯叶上,发出清脆的劈裂声。专属于秋的问候。

木浮生已经在校门口了,远远看见她,朝她挥挥手。

叶流年稍微加快了脚步。

“学长,你好。”

“想吃什么?”木浮生双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笑笑问。

“你请客啊?”叶流年也笑笑。

“当然没问题。”木浮生可能没想到昨天那个话不多的女孩现在这么“自然熟”了。

可能心情不太好,叶流年并不想有过多的寒暄。

“跟你开玩笑的,就在学校吃吧,你应该也好久没有吃学校的饭菜了吧,带你怀念一下。”

说罢,叶流年转身往学校里走去。

“好啊。确实好久没吃了。”木浮生赶紧跟上来。

两人一前一后,稍有一点距离,没有过多的言语。但奇怪的是,走在一起,感觉很自然。

刚刚过了饭点,窗口排队的人不多了。食堂倒是人不少,挺热闹。

“想吃什么?”叶流年指指各大窗口丰富多样的菜牌。木浮生从左看到右,钵钵鸡、铁板炒饭、木桶饭、荷叶鸡、火锅面、冒菜、石锅拌饭……学校食堂就像吃货集市一样。种类丰富,价格友好。

“都行,你推荐一吧,毕业这么多年,食堂的选择越来越多了。”木浮生望向叶流年。

“嗯……毛血旺吧,吃吗?”叶流年指了指一个挂着“大邑毛血旺”招牌的窗口。

“好啊。”木浮生说。

两人去窗口要了一个大份,另外加了一个豌豆尖豆腐汤。叶流年掏出随身带的饭卡,木浮生一把夺过。“哪有让女生请吃饭的?”

叶流年指了指食堂服务台,示意木浮生,木浮生转头望去,叶流年一手抢回饭卡,

嘀!本次消费38元!

木浮生猛回头。正要开口被叶流年噎了回去。

“你没饭卡,你看服务台的阿姨过了饭店也下班了,不能用现金了。我是在校学生,你是离校毕业生。于情于理,陪你怀旧是应该的哈。昨天还蹭你车呢。”叶流年笑笑说。

木浮生没办法,只好耸耸肩,“好吧好吧,改天我带你吃好吃的。”

很快菜就端上来,学校食堂,就是实惠。叶流年和唐糖从来没点过大份,一个小份对于这这个女生来说已经是足够。想着木浮生是个大男人,又是第一次吃饭,总不能让人家吃不饱。没想到,他好秀气,居然还没她能吃。

“你……吃饱了吗?就吃那么点啊?”叶流年看着木浮生放下筷子,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再吃了。

“我减肥,吃的少。你多吃点,要吃饱。”木浮生微笑着看着还在继续的叶流年。

我去,减肥?你是在打我的脸吗?你个大男人,看着又不胖,你跟我这儿说你减肥?这还让我这个小仙女怎么活?吃空气吗?

叶流年放下筷子,擦擦嘴“我也吃饱了,走吧。”起身离开,还不忘转头看看剩下的菜心里想着:可惜了,真是。浪费粮食。可耻!

“下午有时间吗?”木浮生望着叶流年。

“啊?下午……我想想。”叶流年低头琢磨着。

“走吧,出去转转,今天天气不错,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应该会喜欢。”木浮生的目光一直在叶流年身上。

叶流年脸颊微微有些发热。她确实很久没有出去转转了,最近不是忙论文就是忙着找工作,实习。对于很多大学生而言,毕业就意味着失业。她不希望自己这样,所以在大学的最后时光拼尽全力,给自己的四年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想着下午修改一下简历,看一下工作……”叶流年小声嘀咕,但她的心早就跟着木浮生飞到了那个“神秘”的地方。

“走吧走吧,劳逸结合效率才会高。”木浮生也真是不见外,听见装没听见嗖。

不知不觉两个人走出校园,木浮生的车停在门口。为什么看上去并不像是来办事顺便回学校吃个饭的样子呢?

叶流年上车,顺势系上安全带。木浮生发动车里,打开多媒体。居然是叶流年喜欢听的巴赫G大调大提琴曲前奏曲。叶流年很是惊讶的望向木浮生,阳光正照在他的那一侧,他认真开车的样子还挺迷人的。

“你也喜欢听大提琴曲?”叶流年的声音中略带惊讶,她认识的男生中没有一个喜欢古典乐的。

“我喜欢听轻音乐,你喜欢大提琴?”木浮生转头看了一眼叶流年,马上又看向前方。

“嗯,我挺喜欢大提琴的,喜欢那种低沉厚重的声音。”叶流年回归平静。

“会不会觉得有些低沉呢?”

“没有啊,我喜欢这种感觉,可以让人瞬间平静下来。”

“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听大提琴独奏音乐会。”木浮生打开转向灯,准备变道。

“真的啊!哇塞”叶流年没绷住,女汉子的精神气有些外露了。转头,连身子都半转的望向木浮生。

木浮生笑了,“哈哈哈,这么激动,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

“那当然,你以为我是在装逼吗?”叶流年回正,双手环抱在身前。

“哈哈哈哈,你挺有意思的。本以为你是那种不怎么说话的文静女孩,没想到还挺活拨。”木浮生说。

“还好啦,刚才是没稳住,我收回,你专心开车。”叶流年不说话了,脸颊越发热了。

叶流年转头望向车窗外,房屋逐渐稀少,植被逐渐多了起来。窗外的风景簌簌的划过实现。不远处有层峦叠嶂的山峰,叶流年将车窗放下来了一点,闭上眼睛,吮吸逐渐清新的空气,伴着有着淡淡的泥土草木的芬芳。

“把窗子升上来吧,风大,别着凉了。”木浮生说。

叶流年缓缓升起车窗,心里暖暖的。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