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林蕊的战士(改)

林蕊来到市里最高的景观塔前,拿出叠好的一沓钱买了一张门票。那一共是一百二十块。里面有两张20的,还有几张十块五块,另外有三张一块的纸币和两个一块的硬币。

走进大厅,林蕊没有去搭乘电梯而是径直走向了楼梯。在昏暗的楼梯间,她一步一个台阶,走的很慢,走的很稳。渐渐的,往事随着那些台阶一件件在她脑中浮现。

林蕊是个女孩子。

性别本身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在林蕊的家庭中,这是一种罪过。

妈妈心情不好,挨骂的是她。爸爸工作不顺,受白眼的是她。弟弟学习不好,被嘲讽的是她。

她几乎做了家里所有力所能及的家务,却因为一个垃圾袋没有及时清理出去,被全家人冷嘲热讽。妈妈说她懒,一个垃圾袋都不愿意动动手扔出去。爸爸说她笨,没有一点眼力见儿。弟弟在一旁哈哈大笑指着她说,大笨猪。

林蕊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胸口堵到快要窒息。那一刻,她想,如果此时此刻能够有一场世界大战结束这一切该有多好。

第二天,看到电视上有人割腕自杀,她找了一把刀在手腕上割了下去。刀子割的很疼,可是更疼的是父母的态度。看到她手腕上的伤口,妈妈反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咬着牙对她说:我们怎么你了,你让我们这样丢人现眼?爸爸看着她的伤口一字一句地说:要死就死远点,别在我们眼前惹我们心烦。

林蕊呆呆地望着他们,一动不动。片刻后,她把自己关进房间,捂着被子默默哭了很久。

第二天到了学校,同学们看到这个学习不怎么样的肿眼同学一个个都哈哈大笑。数学课上,老师在黑板上列了一道题希望会的同学可以上去解一下。可是没有人动,鬼使神差般的,林蕊举起了自己的手走了上去。

在老师赞许的目光中,在同学们羡慕和意外的眼神里,她缓缓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谁也不知道前一晚她心里难受,盯着那道题的解题答案看了多久。

一向对她爱答不理的同桌向她竖起了大拇指。她有些意外有些害羞,心里似乎瞬间充满了力量,那股力量让她充满了勇气。心里的阴霾似乎散的一干二净,整个世界仿佛也变得明亮起来。

那天之后,林蕊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每天早上她第一个来教室,晚上最后一个离开。

每一分钟的零碎时间,她脑子里冒出的都是英语单词。第一单元有哪些单词,第二单元又有哪些,就连上厕所的时候也在想。

有一次,一道数学题不会做。看着那道熟悉的题目,她的脑子里一团乱麻。她记得自己之前也在这样的题型上栽过跟头,当时这道题她做了好几遍。可是此刻她依然被这道题绊住了。几分钟后,她还是没有解出那道题。她直接翻到答案那页去看解题过程才发现是有个公式忘记了。

她皱了皱眉,拿出平时的练习本,开始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地写那个公式。写到后来的时候她看着那些字母好像都不认识了,一个个变得很奇怪,再后来看到那些字母心里就会觉得很烦躁。但是她没有停下,直到第五百遍写完。

那以后看到那种类型的题,她都不用思考就可以解的出来。

很多时候遇到不会的题,她会跟在老师身后,从教室一直跟回老师的办公室。同桌开玩笑说,林蕊,你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从教室到办公室的路。办公室的老师们被她追的没辙,打趣说,风里雨里,林蕊在办公室门口堵你。

时间在她双面都写满字的作业本上一页一页过去,又在她念念不忘的英文课文里一句一句过去……

中考很快结束了,她以超出本市最好中学录取分数线30分的优越成绩被那所学校录取。同时,学校破格免除她三年期间的食宿以及一切学习费用。

毕业典礼,她作为毕业生的代表进行讲话。站在一米多的台子上。看着底下坐着的老师同学以及同学的家长,还有本该属于她父母的那两个空着的位置。

在人满为患的礼堂里,那两个位子显得特别的突兀。她以为即使他们对她有再多的不满,这样的日子总会出席吧。可是她低估了他们的不满。林蕊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声音,深深洗了几口气,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我想大家都听过很多大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底下的同学们声音参差不齐地喊到。林蕊原本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争气地哭出来,现在却笑的喘不上气。同学们在台下一起大声地笑着,甚至有人吹起了响亮的口哨。教导主任连忙站上台举起双手向下压,示意大家安静。

大家安静之后,林蕊接着说。“我今天想告诉你们一个可以过好这一生的道理,请你们在任何时候不要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或者任何原因放弃或者停止自己的努力。人生是自己的,以后的日子会如何,最终的决定权在每个人自己的手里……”林蕊讲完后,礼堂一片寂静。片刻后,雷鸣般的掌声不绝于耳。

前排坐着的带过她的老师,有的冲她点头。有的对着她投去赞赏的目光,还有一位老师,直接大声说:“林蕊。你很棒”。他们使劲拍着双手,谁也不愿意停下来。

此时,站在这个城市的最高处,林蕊一下接一下地喘着粗气。礼堂那些掌声似乎还萦绕在耳旁。她看了看远方的天空。天很蓝,云很白,阳光明亮而温暖。又看了看密密麻麻的方格房子,想象着那些格子里正在发生着怎样的故事。这样的时光,安静而美好。

当看到自己家那片区域时,她又一次眼睛发胀鼻子发酸。她抬起头她深呼吸了几次,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又揉了揉自己有些麻木的脸,然后眼神坚定地看着远方,冲着天空喊到:林蕊,即使生活有再多的荆棘,你也要做一个坚定地披荆斩棘的战士!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