黏膜〈1〉

   “刷~”

   闭眼的阳光让我从睡梦中惊醒。

   “昨晚又熬夜了?我知道考试很重要,可也不能老这样。”佳希边说边开始整理乱成一团的书桌。

   “你听我说,我刚才又梦见虫子了。”不知道是因为梦的缘故还是睡眠不足,感觉头有些疼。挣扎着起了身,佳希已经把衣服递给了我。

    “在一个很宽很宽的房间里,人们并排坐着有说有笑,突然人们开始不说话,然后一条条虫子就从人的身体里钻出来把大家都吃了。”

      “你啊最近老是看这些虫子讲虫子的书,脑子都要被虫子吃了,还是赶紧穿好衣服吃早饭吧。”佳希已经收拾好书桌,正准备离开。

       “等等我呗,干嘛这么着急呢。”我赶紧穿好衣服跟着佳希走出了房间。

       我叫复言,今年刚15岁,佳希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在几周前我父母去世之后住到了一起。佳希的父母早几年就去世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个人生活,虽然我和我父母提出叫她搬过来一起住,但都被她拒绝了。我和她的婚约从我们刚出世不久,就已经决定了,所以我们从小就把对方当成自己的伴侣。

       如今大部分的人寿命都很短,一般到了30岁以后,人就开始急剧衰老,然后被回收到养老机构,几天之后人就没了。回收这个词听起来很可怕,强制收容是不是要好一点(后来想想回收其实才是最合适的词)。没错,养老是强制的,任何人一旦开始衰老,就必须被收容,大部分人都知晓并恪守着这一点,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在得知自己大限已至之时仍然怀有一丝侥幸,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被强制收容了,极小部分人未被回收,然后给周围的人带来了极大的不幸。大部分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知道会是很可怕的事情。

     因为寿命有限,所以我们需要更早地留下后代。一般人就像我一样,会在15岁左右就结婚生子,这样至少可以把孩子扶养到可以自立的地步。也基于这样的原因,婴儿在出生之后不久,就会被指定伴侣,任何违背管理者安排的不伦行为都是被严厉禁止的。当然你可以在15岁前申请更换伴侣,不过鲜有人能成功,大部分人只把这种事情当作是都市传说般的存在,然后默默的接受自己的伴侣。

     人类如今已经沦落到为种族繁衍而竭尽全力的地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