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9

       花生都吃光了,大锤还是写不出一点东西出来。这斋酒怎么喝。这边说着脚步这边也没闲着。这会儿双手已经打开冰箱门了,拿出前几天弄好的的网红泡椒凤爪。大锤盯着凤爪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呀,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上一次吃这个的时候我和她好像还在一起。那时候她在抖音上学如何简单泡美味凤爪,当天就拉着大锤往菜市场跑了。那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精神此刻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过分。因为怀疑鸡爪不新鲜大锤还被老板娘臭骂一顿,大锤心里也是纳闷,他明明放低了声音,这个顺风耳竟然也能听到。女朋友倒是好,乘机又挑了好些新鲜的。丢下我就跑回家弄她的网红凤爪了。那是她唯一一次做,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做给他吃。大锤晃了晃,眼神在打岔。想了想还是把凤爪放了回去。他依依不舍的关上冰箱门,就像他现在还依依不舍的想着她一样。他还经常做梦,做着他们一起结婚,生小孩,养老的梦。听起来很荒唐,但梦境又如此的真实,他连梦中他们小孩的名字都还记得。他又回到了桌子上。点上了根烟。烟雾围绕着LED灯,思忖着他和她的今生来世,像这烟雾一样,让人捉不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