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犹荏苒//序

      白溪镇的夏天总是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梧桐清香,这种淡淡的清香,混着暖风,就在人们的鼻尖底下轻轻触碰,你一个呼吸就能把它吸进身体。

      虽然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天,可八月底的太阳威力还是十分强大,柏油马路上的滚滚热浪贴地而起,直逼行人。

      任苒穿着白色的连衣短裙,趿拉着妈妈捡漏买的换季打折凉鞋,双手在额头前手搭凉棚,在白溪镇实验初级中学的展示窗前细细地阅读者里面张贴的表格。

      这些表格是最新一批录取白溪镇最好初中的考生分配班级名单。任苒从第一张表格开始细细的看,终于在第三张表格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任苒,七(6)班。

      她心中的石头这才落地。

      虽然一入暑假没多久就从妈妈口中听得自己考进了白实初(镇上的人对白溪实验初中的简称),可是在那天真的学生时代,没有看见自己的名字打印在纸制品上,心中总还是隐隐不安,不敢确定。

       

      这么多天的不安等待,直到这颗石头落了地,任苒转过身,愣愣的看着空无一人的马路,脑子中只有梧桐树上嘶声鸣叫的蝉声,想不起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恍惚了一会儿,也不知怎么想起来自己向来记名字不太在行,应该要去看一看同班同学的名字,提前把它记一记。于是又转身手搭凉棚去看其他的名字:

      梁晨。诶,任苒心想,我也认识一个梁晨呢,梁晨这个名字可真大众化呀。

      韩芊芊。这个女生的名字真好听,一定是那种高傲的富家女,成绩又好长的又好的那种。

      钱月。这个名字挺好记。

      尤木槿。这个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姓尤的,名字还这么好听。虽然是三个字,感觉也不难记。

      沈蓉。这个名字也很大众化呢,也很好记.....

       

      夏天的蝉鸣仍然在头顶重复的嘶鸣着,暖风带着梧桐的味道一个劲的往人鼻子里钻。

      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在这一天记住了六个同班同学的名字。

      当时的她不会知道,她的半生,都要与这些名字纠缠一起,难解难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