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昨天中午陪着女儿小睡一会儿。

  可是没睡多久,就感觉自己的腹部很难受,右侧小腹撕心裂腹的痛,感觉一团乱麻绞在了一起。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我想站起来也许会好些,跑到客厅喝了一杯水,两手揉搓着肚子,希望它能好点。

  老公在一旁搭话:“你这身体不行了,要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支声。做检查可以,我身体哪有这么糟啊,我心里想着。

站了一会儿还是疼,我又躺在了沙发上,用手机百度着,搜索一下我的病情属于什么病,该吃什么药。

  十分钟后,我自己确定病情,先吃了一颗左氧氟沙星,然后继续躺在沙发上。女儿醒了叫我抱,我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太小,吵闹着在我身上爬来爬去。我不忍和她发火,她只不过是个孩子啊。

  女儿凑过脸来问我:“妈妈,你怎么了?”,我指了指右侧小腹说:“这里痛”,“我帮你揉揉”,女儿说完就用她的一双小手在我肚子上揉来揉去。我会心的笑了。

  女儿往往在我难受时给我最温暖的安慰,真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

大约过了半小时,腹部没那么疼了,因为还差二十分钟要接儿子了,我就没去医院检查。

  今天,虽然肚子不疼了,但是还要去一下医院,对身体负责,有个好的身体,才有一个好的明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