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海岛赋》

旻天高而旭日长,大坼广而海溟深。

天道荒荒百物长,万物苏而天地闹。

夫万灵消长缘天地之阴阳相随,自然之万古亘然。

尔者不过天地之蜉蝣耳,会机缘而苟存宇内。

如浩淼之星尘一粒。

其生也浮摇,其死也静常。

或顺其心而适其意,或背愿而驰。

然其皆为自然之道,常态耳。

尔等又何以愜惶之心度日而不愿喻其理以坦受之?

夫人之生也,尔辈以为长,固不知其为天地之一瞬。

以一瞬为长久,其命须庾,其物狭小可知矣!

盖存于天地之间,以恒久之态观宇宙之理乃哲学所倡。

吾辈虽为须庾之物,然其正道之态尽可扩其生命之广度。

固无以困小难而颓靡不振,无以临要事而惶恐。

可知乎?尔辈乃为掌其瀚海之龙王,彼海乃为尔之人生海。

威武而有潇洒之态,坦然之心者,此海方阔;颓然不振死海也。

故海龙王者阁下也。龙王者气度大而统帅也,更无以区区波折为困,夫大浪滔天亦可收,洪波滢荥不为奇。

其志壮而得以令万泓海水为柱,于天上旋游而复注大洼之中。故其力大而不可测其壮宏而不可计。

夫人生之波者数也。或明日其坎现,或大喜昭昭然,若以此为其人生之最,可见其海之狭小也。夫生茫茫万坎现而大气存,当以将士之度临难而不惧。

百态皆须庚,何惧苦风长。望尔不惧人间风霜而抵其大寒,尽现人世辉煌,方不悔此生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