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1张图片


又到一年情人节,一个小朋友昨天下午在单位发来短信:“哥啊,我今天被虐千百遍。”

我微笑着给她回了一段林徽因的名言:“等待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是幸福。在阳光下和喜欢的人一起筑梦,是幸福。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亦也是幸福。”

但她却回了一个撇嘴。

等待也是一种幸福,她或许不懂,有些事需要年龄和不同的情境去体会。

爱是人类最美好的情感,最具共通性,我对那些撒狗粮的人,虽不至于虚到说什么幸福着你的幸福,但那祝福,却绝对真诚。

这些天正在读《诗经》,不由想起《诗经》里的一些情诗。远古的先人们没有情人节,但他们的爱情,却似乎不但传统、经典,也具有现代性。我如何,我爱的人如何,我觉得古人这也是在撒狗粮。

撒狗粮的人是幸福的,幸福盛不下,就想分享。他们自己感动着,也想感动别人,得到祝福。有时候就是某种痛苦,也是幸福。因为爱本身就是一种甜蜜的煎熬,有痛的幸福,若没有冷暖交织,它就成了一碗白开水。

感觉到被虐的人,恰是因为失落与企盼,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心理,所以我就想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把我的朋友再虐上一遍二遍千百遍。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又不是不婚族,你不能再一年年只去看别人,只有等待。你都羡慕嫉妒恨了不是?

或许,我们也该从这里学一点古人的洒脱、高尚与纯粹。

《诗经》里涉及爱情的诗很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一类就不说了,我挑十首最有趣、有感、有代表性、有画面的出来。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2张图片

01

《褰裳》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子惠思我,褰裳涉浦。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你若想我,那就赶紧提起衣裳过溱河,你若不想,难道就没有别人?你个傻小子、傻大个!(说你个死东西,熊玩意儿也行。)

你若想我,那就赶紧提起衣裳过蒲河,你若不想,难道就没有别人?你个傻小子、傻大个!

这是一个女孩大胆示爱的故事,无拘无束,又有几分傲娇。明明是爱傻小子爱得不行,却还要来一脸本姑娘不愁嫁的威胁:你小子来晚了,别后悔。

人家女孩都急了啊,反倒是那傻小子有点羞涩、胆怯。

爱来了,女汉子也会变成傻白甜,但她也会希望你有一股撩衣过河的劲儿——这人不人性,自不自然,真不真,美不美,现代不现代?

焦急的等待中有莫名的甜蜜,傻小子的撩衣过河必将在他们心中溅起幸福的浪花,阳光下的筑梦,和冷暖光阴中的慢慢变老,这是人类亘古不变的爱情追求。

男欢女爱,人世间最正常不过的事儿,也最动人。男孩有此女孩,夫复何求?女孩有撩衣涉水而来的男孩,夫复何求?这样的狗粮,一勺顶一万勺,足以虐翻一大片。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3张图片

02

《野有死麕》

“野有死麕 ,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舒而脱脱兮,无感我脱兮,无使尨也吠。”

怀春少女在英俊猎手的追求下,来林中幽会。猎物放在一边(古人常常以此为聘礼),二人在林中密语。猎手情不自禁,少女羞涩、恐惧、甜蜜,一再躲闪。别动我的佩巾,别惹狗儿叫唤。

幽会制造的是一种打破禁忌的诱惑,一种奇妙的隐秘情感,某种神秘感只有单纯、纯情的人才能体验,遥望远古那夜一般的密林,一兜令人悸动的狗粮当头撒来。

这狗粮美得如玉,有玉的洁白,玉的纯洁,玉的珍贵,玉的温软,还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万千暧昧。

没有了禁忌的时代,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但也不要把爱,变成大车店。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4张图片

03

《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小美女约小帅哥到城角幽会,却又羞涩、调皮,隐藏起来不露面。小帅哥徘徊着不敢上前,急得一个劲挠头。

漂亮、娴静、温柔的女孩终于出现,她先给了男孩一束色光灿灿的红管草,又给了他一束美丽又奇异的芍药。红管草、芍药花再美,也没有女孩美,不是因为花草美,只因为它们是美人赠送。

这是一对少男少女的爱情,天真烂漫纯真,既像蓝天一样澄清,又像山雾一样朦胧,更像唇边的那抹胭脂一样,勾魂摄魄,美不可言。

青春都有过的啊,那是最美好最单纯的期待。也都将失去,那是人生最大的遗憾。有没有未来其实有什么要紧?人最怕的是从无这种纯情之爱。所以这才是最有滋味的狗粮,最该得到祝福。

单纯的,就是最高贵的,无邪的,才是最真挚的。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5张图片

04

《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你送我木瓜,我回你美玉。不是为了回报,是为永结同好。你给我木桃,我回你琼瑶。不是为回报,是为永结同好。你送我木李,我回你琼玖。不是为回报,是为永结同好。

你来我往,反复咏唱,荡气回肠。投桃报李,不为礼节,而为两情相悦,而为礼仪,而为永远。

古人是最重礼仪的,仪式感,也就是尊重感,庄重感,再加这里并无一般意义上的物物交换,而是更贵重的情意、承诺,所以这就是一种贵重、庄重的狗粮。

不会被这种狗粮虐到的人,情感很轻浮。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6张图片

05

《将仲子》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礼教时代,这仲子哥实在太坏,他为了那女孩动不动就爬树翻墙过来,将人家杞树枝、桑树枝、檀树枝折坏。这弄得女孩不断央求,求求你仲子哥,别爬了,我不是吝惜它,也不是不想你,是怕爹妈、我哥责骂我,外人说闲话。

一再央求,说明仲子哥是不管的,女孩一面怕,一面思念,又恨又爱,欲罢不能。

现代人是没有这种阻碍的,也就没了这种美妙有趣的心态,太易得的东西总难珍惜,现代爱情经常会变成鸡鸣狗盗、鸡零狗碎。

爱情不可阻止,压制下也有爱的疯狂、果敢,这是古人的另一种狗粮。

古人洋洋自得,我们曾爱谁谁,可现代的你,居然不敢表白。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7张图片

06

《大车》

“大车槛槛,毳衣如炎。岂不尔思,畏子不敢。大车窀窀,毳衣如满。岂不尔思,畏子不奔。瓠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敫日。”

大车在路上坎坎有声,绣衣绿如荻苗。我哪里是不想念你啊,是怕你不敢跟我好。大车声钝而迟缓,绣衣红如美玉。我哪里是不思念你啊,是怕你不敢跟我同奔。生不同室,死愿同穴,你要不信,我敢对着太阳发誓。

女的好像是有车一族,富贵女,男的好像有顾虑,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才能使人生死相许?

海誓山盟这种古典爱情,远成历史,现实、功利的世界,早没了誓言,少了坚贞、纯情。生不同室,死愿同穴,这种以生命为抵押的爱情,如今不是成了神话,就是成了笑话。

以死换爱,并不可取,但你仍不能不为之震撼、感动。

爱的神圣感难道是古人专利?来一波有信仰的狗粮可好?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8张图片

07

《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加三岁兮。”

姑娘采葛去了,一日不见,如隔三月。姑娘采芦荻去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姑娘采香艾去了,一日不见,如隔三年。

热恋中的小伙子心如火焰,相聚恨短,分离恨长,早没了时间,没了别人,没了一切。

真正的爱是感性的,它会燃烧,它也会在灰烬中,长久保留温热,将两个人的岁月过成适中的温度。

没有火热的情感,炽烈的思念,那怎么还能叫做年轻,叫做热恋?热恋期太理性,太忽略你的人,你或许真没必要去跟他(她)一起撒狗粮、秀恩爱。

除非你就愿意自欺欺人、自作多情,就愿意活在可疑的爱情里。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9张图片

08

《狡童》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好你个狡猾的小坏蛋、熊孩子、死孩子,居然不跟我说话!不是因为你,我能吃不下饭?好你个狡猾的小坏蛋,居然不跟我一起吃饭,不是因为你,我能失眠?

这应该是婚后生活,小两口吵架的情形。

丈夫跟妻子冷战,妻子同样要守住薄面,她一面责怪,一面期待,一面爱怜。她既然骂丈夫是个狡猾的孩子,显然对丈夫还有母性之爱。

没有夫妻不吵架,每一个人都在等着对方服软,冷战中丈夫不言不语不吃饭,妻子又恨又怜,其实哪一个都冷中有暖。妻子这一骂啊,一旦出口,一定会将一切烟云消散。

夫妻在自家小窝里斗着闹着爱着暖着,磕磕碰碰,却又不离不弃,这是最动人的世俗画面。

各人有各人的性格,一家一个模式,自己认可就好,能一起变老就好,是是非非管别人何事?这一种,其实是更虐人的狗粮,远比那一大捧玫瑰招摇过市虐人,只不过它隐藏在红砖绿瓦、油盐酱醋之内。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10张图片

09

《无衣》

“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

我岂是没衣服穿?七套呢,但它们都比不上你做的舒适、漂亮。

我岂是没有冬衣?六套呢,但它们都比不上你做的舒适、温暖。

这是一个与妻子分离的丈夫表达的情感,即所谓睹物思人,爱屋及乌。

它最普通,也最深情,最感人,最古典。

爱不因分离而稍减,不因时间、地域,甚至阴阳的阻隔而稍减,这更是一种足以使情侣在冷暖岁月中一起慢慢变老的情感。

没有比它更高尚的爱情了,也没有比它更高尚的狗粮。

情人节,撒一把《诗经》里的狗粮虐你_第11张图片

10

《河广》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民。谁谓宋远?歧予望之。谁渭河广?曾不容刀。谁谓宋远?曾不崇朝。”

谁说黄河太宽广?一只苇筏可越过。谁说宋国路遥远?踮起脚尖可眺望。谁说黄河太宽广?一条小船容不下。谁说宋国路遥远?一个上午可走到。

黄河不是事,宋国不是事,时间空间都不是事,现实真实让位于心灵真实,古人决没有两地分居的难题,真情就是经得起考验,容得下一切,这么伟大。

不是等待的幸福,就是一起筑梦,一起慢慢变老的幸福,《诗经》中诸如此类的诗很多,而这首《河广》,或许可以引领我们打破时空的限制,去遥望、追寻更美的情感。

人生若无姹紫嫣红的花事等待,阳光下的一起筑梦,光阴中冷暖交织的慢慢变老,就不算圆满,付出真诚,用心经营,它就不会是一个梦境。

再不爱就老了啊,年轻人,请千万别把它变成,还没好好爱过就老了的遗憾。

东想西想,畏畏缩缩,那是戴毡帽老头,和小脚老太太的事儿,激情岁月的你,何惧之有,何事不能?

-END-

文字:九鸦

图片:网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