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医院的日子,那些你我的无奈

“当你拼劲所能,为孩子争取了一个好的起点而不至于输在起点的时候,却发现孩子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去够得着那个看似很卑微的起点。”一妈妈眼望着眼前正在欢乐看着动漫的儿子说,其中有多少无奈与悲欢,不经历又何能知呢。“也不乞求他未来有多少能耐,指望读完初中找份工作,自己可以养活自己已经满足。”这个一个双瘫的,认知还可以,就双脚运动存在问题的脑瘫患儿的母亲的一段话。

今天看到新闻“一父亲放弃脑瘫患儿,并责备当初拯救患儿的医生。”我看完马上给同事看,他们都觉得除去医生相关方面的责任来说,对于父亲的放弃患儿这个做法的是他们都是持赞同放弃的心态的。只有在这种家庭或者见证他们一路走来的人才知道他们的艰辛。目前医学科学发展那个飞速度呀,赞扬奇迹的同时,那弊端也渐渐迈出头角,可是,有什么没有两面性呢?就最简单的例子,那两台中频机前面,络绎不绝的家长,哭闹伴随的患儿,一个多月至四五岁,都是父母身上的肉,手中的宝呀。无论是否有肿块,是否存在张力高,是否经常歪向一边的,只有有出现,有曾经,那患儿就出现在这里,风吹雨打,灿烂阳光,父母家属带上那亲亲宝贝出现在这医院。可是很多仅仅是一点点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消失的,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古代不是就满大街都是歪脖子斜颈的人到处游来游去了。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科学医学的发展,微小问题都能发现,然后即使和家长说明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一些都会没事的,不用太担心太紧张,然而,家长只是为了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风吹雨打日晒雨淋,都坚持过来做治疗。 在这个拼房拼车拼父母拼学位的时代,比赛那个紧张。

你可能感兴趣的